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指控司法部长巴尔藐

巴尔拒绝提交未经删减的「通俄门」丑闻调查报告。AP

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指控司法部长巴尔藐视国会。AP

中新网5月7日电 据美国中文网报道,5月6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民主党人,正式启动控诉司法部长巴尔藐视国会的程序,他们设定在当地时间8日上午10点,就巴尔拒绝向国会提供完整版穆勒调查报告,召开藐视传唤投票。

2019年1月1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威廉·巴尔。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没有遵守国会众议院所发出的传票,拒绝提交未经删减的「通俄门」丑闻调查报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定于明日表决,以决定是否展开程序指控巴尔藐视国会。不过,在目前的机制下,巴尔被刑事起诉的机会甚微。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早前向巴尔发出传票,要求巴尔出席听证会及提交完整的调查报告,但巴尔一一拒绝,令在野民主党的议员感到不满。由民主党议员控制的司法委员会定于明日表决,以决定下一步对策。该委员会主席纳德勒昨日发表声明称:「国会一定要阅览整份报告,审视证据,才可以决定怎样进行监察及履行其他宪制责任。虽然我们作出重大努力,但司法部长不遵照我们的要求去做,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展开指控他藐视国会的程序。」不过,该委员会的共和党成员科林斯批评民主党议员的做法「不合逻辑及不适当」,只是把愤怒发洩在司法部长身上。现时,众议院总共有6个委员会要求巴尔全面公开「通俄门」丑闻调查报告,但巴尔至今只肯公开删减版,声称有部分内容过份敏感,不宜公开。分析家指出,即使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上述动议,也只有象徵意义。若要对巴尔提出刑事起诉,必须要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其实,国会作出这项步骤已有先例。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当时的司法部长霍尔德拒绝公开有关当局追查非法武器的报告。霍尔德成为历来第一位被指控藐视国会的在任司法部长。不过,一如所料,司法部并没有对霍尔德提出起诉。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日前未有应国会要求公开完整的通俄调查报告,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则表决通过指司法部长巴尔藐视国会,决议获通过。委员会以24票对16票通过决议,属民主党的主席纳德勒斥责巴尔无视司法委员会的传票,未有提交没有遮盖版本的米勒报告,并把司法部变成特朗普的工具,会尽快把议案交予众议院全体表决,决定是否对巴尔提出刑事起诉。特朗普在委员会投票前行使行政特权,阻止公开完整版本的米勒报告及相关调查证据。 巴尔上月中公开部分内容被涂黑的通俄调查报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司法部交出完整报告,但司法部没有提交。巴尔亦拒绝到委员会公开作証。另外,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科米指控司法部长巴尔,将特别调查官米勒的通俄调查报告,总结成只有4页的摘要,内容误导公众。科米认为,米勒现时不起诉特朗普,是因为他想遵守司法部的一贯规条,不会起诉在任总统。他又批评,巴尔犹如特朗普的代表律师,没有履行一位政治中立的司法部长的职务。

据报道,此前,民主党人给巴尔设定的提交报告,以及基本证据的截止时间,是当地时间6日上午9点。这是众院司法委员会与司法部就穆勒报告之间僵局的最新进展。

新华社北京5月8日电 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6日宣布,预期8日表决确认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是否藐视国会。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巴尔当天未能递交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负责的“通俄”调查报告全文,上周因不满预定质询方式而缺席司法委员会一次听证会。

在民主党人要求允许委员会的律师向司法部长问询之后,巴尔拒绝出席了原定上周的听证会,司法部认为此举是“前所未有”和“不恰当”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纳德勒在巴尔发布“通俄门”报告编辑版本的一天后,发布了传票索要完整报告和基础证据,但司法部上周通知委员会不遵循要求。

就“通俄”调查,民主党或与美国现政府陷入诉讼“持久战”。首当其冲的是巴尔。他认为米勒调查报告所列证据不足以认定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妨碍司法。

纳德勒5月3日向巴尔发出了一封跟进信,重申他要求司法部向国会提交报告,并且称司法部开始制造穆勒的基本证据。他设定了5月6日的回复期限,并威胁如果不受规定,将对巴尔提出藐视诉讼。“委员会准备尽一切努力与该部门达成协议。但若该部门仍坚持拒绝遵守有效发出的传票,委员会将启动藐视诉讼,并寻求进一步的法律追索。”纳德勒写道。

发起表决

纳德勒认为,穆勒的报告及其背后的证据是必要的,以便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进行适当的监督。他和其他民主党人一直拒绝巴尔的提议,即允许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领导人以及“八人帮”议员,在安全的房间内查看较少删减版本的穆勒报告。

巴尔先前公布经过删减的“通俄”调查报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杰罗尔德·纳德勒向巴尔发出传票,要求递交报告全文和相关证据,但巴尔没有在当地时间6日9时最终期限前递交。

美国司法部5月1日致函纳德勒,将传票描述为“不合法的监督”,并断言纳德勒的委员会未能明确表达索要穆勒基本证据的任何“合法立法目的”。“传票中的请求过于宽泛,而且非常繁琐。更重要的是,这些要求将对执法档案的保密性,和部门承诺保持执法调查不受政治干预,构成根本性威胁。”助理司法部长博伊德写道。

纳德勒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司法部长未能满足传票要求……让我们别无选择,只得启动藐视程序”。

纳德勒5月3日致函巴尔,重申他要求提交穆勒报告给全体国会议员,并要求巴尔加入委员会,一同向法院请求解密大陪审团材料,这些材料在没有法庭命令的情况下,被禁止公开。巴尔在处理报告时,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一些民主党批评者要求司法部长辞职。

路透社报道,司法委员会预期8日表决是否因藐视国会而传唤巴尔,表决通过后需诉诸众议院全体投票。

据悉,司法部和共和党人则一再为司法部长辩护,称他在发布穆勒448页“通俄门”调查报告,是已经做到了尽可能的透明。

美联社分析,即便众议院全体表决确认巴尔藐视国会,他也不太可能面临刑事犯罪指控。众议院表决后将向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联邦法官移交材料,而接受司法部管辖的法官可能选择为司法部长辩护。

另一方面,数百名前司法官员5月6日发布公开信,称特朗普如果不是在任总统,将会因为“通俄门”调查而面临多项重罪指控。这封信由在两党政府下任职的司法官员共同撰写,穆勒报告中多次提及特朗普妨碍司法的行为,如果不是因为总统身份的保护,特朗普将会因阻挠司法而被起诉。这份意见来自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并被穆勒引用。

美联社分析,民主党推进“藐视传唤”旨在向特朗普政府传达信息,即准备动用作为众议院多数党所掌握的权力。路透社注意到,司法委员会以外,众议院另外5个委员会主席同样要求司法部发布“通俄”调查报告全文。

司法委员会共和党籍成员道格·柯林斯当天回应纳德勒声明,说“民主党人已发起抹黑司法部长的代理人战争”,“他们真正恼火的是总统以及既没有发现串谋、也没发现妨碍司法的特别检察官”。

或有转圜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巴尔遭认定藐视国会可能成为民主党与特朗普政府就“通俄”调查报告“冗长、尖刻法庭争斗的第一炮”。

刑事司法程序以外,众议院民主党领导层可能对司法部发起民事诉讼,要求获得报告全文,这一过程可能需数月甚至数年。民主党人还可能选择对巴尔处以罚款,或对特朗普启动弹劾程序。但媒体普遍预期后两个选项不太可能实现。

经过22个月调查,米勒今年3月提交“通俄”调查报告,经过删减的报告上月公之于众。报告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政府“串通”的证据,同时没有就特朗普是否涉嫌妨碍司法罪作出结论,只是罗列调查所获证据。

巴尔撰写一份调查报告摘要,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让法院认定特朗普妨碍司法。然而,民主党人指认巴尔有意扭曲调查结果、以符合特朗普利益,因而就特朗普涉嫌腐败和妨碍司法发起自主调查,认定米勒的报告全文和相关证据是调查关键。

纳德勒当天的声明为巴尔留有余地,说只要巴尔作出递交米勒材料的“诚意”之举,“藐视传唤”可能推迟。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助理司法部长斯蒂芬·博伊德同一天抛出橄榄枝,邀请委员会成员8日下午赴司法部磋商。

纳德勒6日晚些时候再次发表声明,说司法部官员同意把双方会晤日期提前至7日;希望会晤为消除争端取得“具体进展”。美联社把这一动向称作“可能的转圜”。

路透社报道,司法部暂时没有作出回应。

再度公开

司法部发言人克丽·库佩克6日重申,司法部已经“采取额外举措,以满足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信息披露要求”,却没有收到纳德勒方面的对等反馈。

库佩克说,一份内容删减较少的报告文本已递交国会,但民主党人拒绝审阅。司法委员会共和党籍成员柯林斯因而指认纳德勒的做法“不合逻辑、不诚实”。

另据美国“嗡嗡喂”新闻网站6日报道,司法部为回应“嗡嗡喂”和“电子隐私信息中心”依据《信息自由法》发起的两起诉讼,当天发布“通俄”调查报告的“新版”删节本。

报道说,新版本没有提供新信息,只有助于人们理解前一版报告作出的部分删减旨在避免“披露执法部门调查所需技术和程序”,部分删减出于国家安全考虑。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指控司法部长巴尔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