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盟友关系演变牵动国际关系格局变化乐白家

国际关系研究界对2016年的国际形势总结为“乱”和“变”,2017年如何?也只能用“更乱”和“大变”来形容。恐怖主义最为猖獗的中东地区,“伊斯兰国”只是被打散了,而不是被消灭了。从中东和非洲涌入欧洲的难民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亚洲方面,朝鲜核问题更加突出,战争脚步愈加清晰。北约和俄国对抗愈烈,超大规模海陆空天甚至核武大演习轮番上演。这一切当中,尤以美国和欧洲传统盟友关系的变化引人注目。欧洲舆论对特朗普的批评最为直接而且不留情面。

特朗普“唱衰”欧盟轻慢欧洲领导人

特朗普在竞选和就任后,先后抛出“北约过时”、“欧洲欠美国保护费”、“欧盟与美国竞争”、“欧盟没有前途且即将崩溃”、“英国脱欧有理别国亦将仿效”、“德国独大”、“经贸上严惩德国”等贬低欧盟特别是德国的言论和观点,欧盟极感愤慨。德国总理默克尔为消除误解和改善对美关系前往白宫,却遭遇特朗普“拒不握手”的冷遇。

5月下旬,特朗普到欧洲出席北约峰会和G7峰会,各国对特朗普首次访欧寄予极大期待。特朗普仍不改商人本色,在参观新落成的北约总部大楼时先问“花了多少钱”;在北约峰会的讲话中再次要求盟国增加防务预算,而且要把以前的欠账都补上,对欧洲盟国最关心的北约共同防御条款却避而不谈;在会见北约成员国领导人时,一把推开黑山共和国总理马尔科维奇,率先落座,旁若无人。

G7峰会上,特朗普对欧盟最关注的《巴黎气候协定》问题上不置可否,在遵守世贸组织自由贸易原则和仲裁机制、处理和接收难民以及向非洲国家提供发展援助等问题上毫不松口,不愿同欧盟领导人商谈“保护人权”和捍卫西方共同价值观等问题,仅在反恐问题上达成原则一致。

默克尔评价本届G7峰会“困难”,特朗普在会上“陷入孤立”。同时发泄对美不满:“欧美信赖关系业已结束”,“由于美国政策的变化,欧盟已成为参与国际事务的主要因素”,“在当前形势下,太多的理由促使欧盟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欧洲舆论指出,本届G7峰会是欧美关系的转折点。

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欧盟极感愤怒

6月1日,特朗普宣布:由于对美国造成的经济和金融损失“非常严重”,美国庄严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与有关方面就“公正美国”的条款和新过渡期进行谈判。“能够达标,最好;不能达标,也只好如此”。

德法意三国领导人随即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巴黎协定》不容重新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即与特朗普通电话,告称法国反对美国决定,并在电视讲话中批评“美国背叛了世界”,“犯了一个错误,也对地球的未来犯下了一个错误”。法国将担任应对气候变化的“先锋”,“我们要使地球重新强大”。

欧委会主席容克用英语和德语发表声明,称之为“严重的错误决定”。欧盟气候委员卡尼特对美国单方面决定深感遗憾,但“巴黎协定将存在下去,欧盟将领导反气变斗争”。“美国的决定不会削弱我们,反而激励了我们。这一空白将会由更加广泛和强有力的新的领导集团填补。欧盟及其在世界各地坚强的伙伴将指明方向”。“我们将共同应对当前最重要的挑战之一,我们站在历史的正确方面”。欧盟评论称,全世界都为美国的决定深感震惊,这本身就是一大丑闻。特朗普退出气变协议是自绝于国际社会。

英国是美国最忠实的盟友并深以为傲。1月22日,特蕾莎·梅赶往白宫同刚就任两天的特朗普会晤,邀请其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但英美关系的发展并不顺利,特朗普在多个国际场合都与特蕾莎·梅没有交集。英国也对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表示强烈不满并提出批评。关于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或正式访问一事,伊丽莎白女王放出话来,她不想会见“没有礼貌”的特朗普。特朗普则回应称,由于访英无法得到“应有待遇”,他将于2018年1月在美国新驻英国大使馆落成之际进行“工作访问”,后又因支持英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的仇视穆斯林言论受到批评“怒而取消”。

9月中旬,特朗普再赴欧洲出席G20峰会。特朗普在出席峰会前刻意访问波兰,却因波兰总统夫人避免与之握手而大为逊色。特朗普看重“新欧洲”而轻视“老欧洲”,已使欧盟陷于分裂。特朗普在G20峰会上显得异常“孤立”。峰会最后声明透露出美国新政府与其他与会国之间的高度紧张关系,尤其是在气变问题上的“19:1”格局。20国在许多问题上都难以达成一致,实际是其他19国极难与美国达成一致。默克尔说,她从未掩饰对美国在气变问题上转变立场的失望,但为其他19国的态度感到兴奋。

欧盟也“唱衰”特朗普

欧盟认为,特朗普在国际和外交事务中是个大外行,“高龄政治新手”性格固执而偏激,极重面子,对任何事情都要进行利益权衡。传出特朗普可能遭遇司法调查“官司缠身”的消息后,欧盟不感意外,认为特朗普可能步尼克松或克林顿后尘。弗吉尼亚种族骚乱后,欧盟率先批评特朗普态度暧昧,与希特勒具有颇多共同之处。

欧盟舆论称,有理由怀疑美国已不再支持稳定的世界体系。黑暗既可是暴风雨来临的信号,也可是晴天的征兆,但现在看来是前者而非后者。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不是自由民主的榜样。特朗普外交无能而且变幻莫测,正在使美国梦变成噩梦,成为西方世界的恶梦。特朗普是在浪费而不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的优势,在扩大美国社会的分裂而非弥合。美国已背离对国际事务的建设性态度和多边主义,转而采取具有破坏性的狭隘的单边主义。

马克龙就任后提出重回戴高乐主义的外交思想。戴高乐主义的核心是执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作用。马克龙指出,独立性就是要发出法国的声音,影响世界进程而不受束缚。独立性就是不听命于超级大国,而是要作对话者,多边主义因之便成为法国独立性的体现形式。独立性是向世界开放,当挑战超越国界时,独立性便具有集体性质,亦即多边主义。由于大国间战略利益各异,且不时出现冲突,法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核大国,当国际形势出现失衡现象时应起到平衡作用。法国要在国际舞台上占据应有位置,要对新发生的危机提出解决办法和倡议,最终目的是提升影响力。

近10年来,国际事务中已鲜有法国的声音。现在看来,法国外交有望发挥一定作用。马克龙虽避免提多极化而改称多边主义,但已在西方世界引发一定反应。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欧盟友关系演变牵动国际关系格局变化乐白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