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负利率让全球市场饮鸩止渴

欧洲国债的收益率降幅正在进一步扩大。欧洲中央银行(ECB)日前宣布正在讨论扩大负利率政策。受此影响,以短期国债为主的利率下降再次加速,德国的6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转为负数。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利率下降将在很大程度上导致货币贬值。作为对抗欧洲央行的措施,欧元圈以外的负利率政策也将受到影响,竞争性的货币贬值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总部   10月22日,欧洲央行理事会后的记者会上,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表示,“我们讨论了下调央行存款利率”。欧洲央行自2014年9月以来维持存款利率-0.2%不变。德拉吉曾经表示利率已达到了下限,但此次他却转变方针,释放出利率尚存在进一步下调空间的信号。  市场相关人士早已意识到了欧洲央行下调存款利率的可能性。但是,从德拉吉嘴里说出,利率下调的实际发生更近了一步。德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降至历史最低的-0.3%左右,而西班牙和意大利的2年期国债也一度首次以负收益率进行交易。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策略师Chris Gale改变了预测,称欧洲央行将在12月的理事会上扩大量化宽松措施,同时“将存款利率下调至-0.3%”。  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正在成为短期金融市场的实质下限利率。英国调查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认为,“利率下调的目的是将欧元汇率维持在低位”。  欧元名义有效汇率在4月以后提高了近10%,对于欧洲央行定为目标的通货膨胀率上升和推动出口正在成为阻碍。欧元圈9月消费者物价指数时隔6个月陷入负增长,德国8月出口环比下降5.2%,创出2009年以来的大幅下滑。  受德拉吉发言的影响,欧洲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负利率竞争将再次加速。德国6年期以内的国债利率已经降至负数。同时,这也波及到了与欧元圈具有密切经济联系的周边国家。瑞士10年期国债利率降至创历史最低的-0.3%左右。而瑞士、瑞典和丹麦等实行负利率政策的中央银行承受的要求降息的市场压力也越来越大。  美国受升息预期降温的影响,3月期短期国债的中标收益率首次降为了0。利率下降的影响正在向全球扩散。  随着欧洲央行暗示将踏入未知领域,全球金融市场恐将陷入新的负利率竞争之中。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 伦敦 黄田和宏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3月1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欧洲中央银行(ECB)在6月5日的定期理事会上敲定了新一轮的货币宽松举措。作为指标的基准利率将下调0.1%,年利率降至创历史新低的0.15%。而在区域内主要国家和地区,还将首次引入民间银行存入央银的剩余资金的利率为负数的负利率政策。欧洲央行认为欧元区的低通货膨胀长期持续的可能性有所增强,因此将通过一揽子货币宽松政策来刺激经济。     这是欧洲央行自2013年11月以来、时隔7个月再次下调基准利率。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理事会后的记者会上承认“物价上涨速度慢于预期”,将2014年的物价上涨率预期下调至0.7%,较3月时的预期下调了0.3个百分点。  除了物价难以上涨的低通货膨胀趋势增强之外,区域内银行对提供融资持慎重态度,欧洲央行对当前的状况感到担忧。德拉吉解释称,“已决定将货币宽松和银行融资促进举措结合起来”。  具体而言,除了下调基准利率之外,还决定引入负利率政策,即在民间银行将剩余资金存入欧洲央行之际,将需要支付一定的手续费。相当于利率为负0.1%。  此外,对于承诺向区域内企业扩大贷款的银行,将提供最长为4年期的低息长期资金。提供资金额预计为4000亿欧元。欧洲央行力争通过一系列的货币宽松政策上的“组合拳”,抑制已经成为低通货膨胀原因的欧元升值。  不过,欧洲央行不会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和日本银行(央行)那样,实施从市场大量购买国债、以向市场注入资金的大规模量化宽松举措。  受欧洲央行新一轮货币宽松的推动,欧元对美元汇率一度下跌至1欧元兑1.35美元附近,欧元汇率创出了4个月以来新低。     (赤川省吾 法兰克福报道)

图片 1

从二○○八年的金融海啸以来,央行的救市一直都是核心焦点,而救市的手段不外乎四招,一是降息,利率连续下调,最后可能趋近于零,就像美国的联准会基准放款利率,最后的利率底线是○至○.二五%,而利率到了降无可降的地步时,下一招就是量化宽松,也就是所谓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以美国联准会为主的QE是金融海啸以来的主旋律,日本、欧洲央行都快速加入QE行列,央行购债,以印钞票的手段救市成了主流,若QE的效力也使不上力了怎么办?第三招是负利率,目前宽松负利率的国家从丹麦、瑞士、瑞典,到欧洲央行,今年连日本银行也跟进,但瑞士的负利率已降到○.七五%,然而,通缩问题仍持续恶化。

当身穿深蓝色西装,佩戴着黑框眼镜,一脸平静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出现在记者面前时,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刚刚在20分钟前动用自己全部武器,发动了一场“货币战争”,引发了市场极度亢奋情绪的男人将会在20分钟后便泼给市场一盆冰水,并缴械投降。

最近英国《经济学人》建议,假如央行这三招都无效,乾脆开直升机,直接从空中撒钱,这次欧洲央行六招齐出,几乎已覆盖了所有央行救市法宝,有人形容这是德拉吉的「火箭炮」。

北京时间3月9日晚上十点,欧洲央行官网上贴出了当天的议息会议声明,虽然仅有189个字节,但句句生猛。

**德拉吉出重手,救市招数全用尽**

欧洲央行宣布,将主要再融资利率从0.05%下调至0.00%;将存款机制利率从-0.30%下调至-0.40%;将边际贷款利率从0.30%下调至0.25%。同时,欧洲央行还把每月的QE规模扩大至800亿欧元;还扩大QE合格资产范围,将包括非银行公司债券;此外,欧洲央行还宣布实施新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期限为4年,从2016年6月开始实施。

这次欧洲央行救市有别于去年十二月「虚晃一招」,近日欧洲央行出手力道之大,远远超过市场预期,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连续出六招,包括降准、存款及隔夜贷款利率齐减,还扩大买债规模,并且将企业债纳入购买范围,而且再推长达四年的超低利息借款,基准的再融资利率意外地从○.○五%降至零,也相应将隔夜贷款利率调低到○.二五%,同时一如预期,存款利率从负○.三%降至负○.四%。欧洲央行同时扩大量化宽松计画,把每日购债规模从六○○亿欧元拉高到八○○亿欧元的规模,并且把以欧元计价的企业债纳入购买范围,这是欧洲央行堪称是史上规模最大的救市行动。

无论是利率下调的幅度还是购债的规模都超出了市场的预期,伴随着惊喜的突然而至,欧美股市兴奋异常,德国DAX指数涨幅一度达到了2.8%,欧元兑美元大跌,最低下探至1.08附近。

不过最令市场惊叹的是,欧洲央行宣布会在六月推出新一轮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argeted Longer-Term Refinancing Operations),简称TLTRO II」,共计四次,长达四年,这项宽松措施可能到二○二一年,届时德拉吉可能已经离职了。

然而狂欢终究是短暂的,当20分钟后德拉吉在新闻发布会上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出“他预期没有必要进一步降息”,并表示“未来关注点将从负利率转向其他非传统工具,比如QE时”,市场开始从狂欢中冷静下来。

这个四年期定向长期信贷,等于直接把钞票送到企业手上,不靠银行体系,这一招形同以直升机直接撒钱,要评价这次欧洲央行撒钱的威力有多大?TLTRO II是核心关键,今年元月的黑天鹅效应,全球金融市场的恐慌动荡,很重要原因是源自中央银行已到「弹尽援绝」的疑虑,低利率让银行获利受损,一般民众囤积现金,更加不敢消费,这也是日本宣布实施负利率以后,日经指数一度暴跌三千多点的原因所在。

“最初,欧洲央行的决定被市场视作是将要展开进一步刺激措施的前奏,但是现在德拉吉却是翻出了口袋的内衬,告诉我们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即将结束。”三菱证券分析师JonathanButler说。当意识到再也无法从德拉吉口袋中得到“糖果”后,市场开始“大哭”。欧元兑美元出现V型翻转,狂飙近300点,日内波动性创下了去年11月以来最大。欧洲股市也开始掉头向下,最终英国富时100指数收跌1.78%至6,036.70点,法国CAC指数收低1.7%报4,350.35点,德国DAX指数收跌2.31%至9,498.15点。

这次TLTRO II可让银行以基准放款利率,即利率为零,向欧洲央行无息借款,在符合贷款条件后,利率可由贷款利率降到存款利率,如果按照负○.四%来计算,这等于是欧洲央行补贴借钱给银行,奖励信贷,银行借贷规模与资产负债表上的贷款挂钩,因此,积极向实体经济放贷的银行将获得更多资金与回报。

在德拉吉火力全开之后,市场的兴奋仅仅维持了20多分钟,兴奋过后,投资者更多感受到的却是“恐慌”。

欧洲央行祭出这一新招,某种程度上可纾解负利率对银行体系造成的新冲击,同时欧洲央行出重手,也让未来这一周美国联准会的议息大会不敢「轻举妄动」。这一周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会议不加息已在市场预期中,若是FOMC逆向升息,可能造成美元飙升,重创美国企业盈利,甚至重创全球金融市场的后果,所以,德拉吉出了重手,也把下一次压力蔓延到四月及六月。

虽然,德拉吉一次性下调三大利率下限,并在负利率的赛跑中一路狂奔,但是他的声明很明显地暴露出了欧洲央行后劲乏力的事实。

德拉吉对第二轮的TLTRO寄予厚望,并且预计「第二轮的TLTRO会得到非常大规模的利用」,背后正反映德拉吉希望这一轮TLTRO对欧洲银行注入更多流动性,减低欧洲银行业风险。早在一四年欧洲央行就推出首轮TLTRO,银行向实体经济投放的贷款可向欧洲央行借入资金,并为银行系统注入大量流动性。

就在欧洲央行议息会议举行前两天,有着“央行的央行”之称的国际清算银行刚刚对负利率政策发出警告。在其最新的季度报告中国际清算银行告诫全球央行领导人谨慎对待负利率政策。

**央行暗示,〞愿长期提供低成本资金〞**

“如果利率继续降为负值,或者长期维持在零以下,很难预测个人或金融机构将如何表现。长期负利率已经对银行部门的盈利能力造成冲击。更直接的是,负利率会影响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等长期储蓄机构的盈利能力和偿付能力,对他们的经营模式提出质疑。”国际清算银行在其报告中写道。

欧洲银行在欧洲央行的额外存款由去年三月左右急增,目前已达七千亿欧元,已成欧洲银行大型防震垫,吸收坏帐及抵抗银行系统可能出现的风险。这次第二轮的TLTRO明显释放出欧洲央行愿意长期向市场提供低成本资金的讯号,同时减轻负储蓄率对银行业不利的影响。

在国际清算银行看来,负利率政策更像是一剂“饮鸩止渴”的“毒药”。短期看来,负利率政策也许会刺激企业和个人加大投资与消费,但是负利率政策也会让市场对于长期经济前景抱有悲观情绪,这种情绪反而会更加压抑企业与个人的消费热情,让他们宁愿手中的货币贬值,也要为未来的衰退留有一丝保障。如日本的负利率政策目前正是陷入了这种悲观情绪中。

欧洲央行允许商业银行把从TLTRO借来的资金存起来,成为额外存款,利率在零,甚至是正值,这也意味了商业银行将可以再度从一些隔夜存款中获利,藉以抵销欧洲银行盈利被负利率侵蚀的压力。

悲观还不是市场对于负利率政策最坏的反应,在国际清算银行看来,更糟糕的是负利率政策有可能导致央行的信誉丧失。“经过过去几个月金融市场的波动,人们逐渐意识到,央行可能已经拿不出其它有效的政策措施了。”国际清算银行在其报告中写道。

Market Watch引述摩根大通报告指出,降息通常会刺激股价上涨,但当利率变成负数,最终可能对股市造成反效果,日前全球有五个地方实施负利率,在政策宣布后,丹麦股市上涨二二.四%,瑞典上扬○.八%,但是欧元区下跌四.六%,日本跌六.七%,瑞士跌九%,这显示央行手段用尽,金融市场仍旧不买单。

就在欧洲央行向负利率政策迈进的同一天,欧洲央行还公布了其最新的经历预期:2016年欧元区GDP增长1.4%,2017年欧元区GDP增长1.7%,2018年欧元区GDP增长1.8%;而欧元区2016年的通胀预期却由之前的1%下调至0.1%,2017年欧元区通胀率均值为1.3%,2018年欧元区通胀率均值为1.6%。也就是说,即使有负利率、QE、TLTRO三大政策保驾护航,未来3年,欧洲央行也都无法实现其2%的通胀目标。

**负利率冲击债市,泡沫愈来愈严重**

在3月的第三周,美联储、日本央行、英国央行、瑞士央行都将要举行议息会议。面对这场负利率政策的接力赛,全球央行将会如何接棒?施罗德投资公司在成功预测出了欧洲央行的降息幅度后给出了新的预测报告。在施罗德公司看来,面对全球经济减弱以及近期金融环境紧缩的大背景,全球央行更倾向于谨慎宽松。

但负利率冲击债市尤大,债市大泡沫愈来愈严重,尤其是对国债市场冲击很大。到二月底为止,欧洲已有超过三兆欧元的国债孳息变成负数,这当中又以日本、欧洲的冲击最大,德国及日本的中短年期国债孳息全部落入负数区,其中日本占七成,也就是大约有六○○兆日圆的国债在负殖利率区交易,三月日本银行更一度以负○.○二四%拍卖十年期二.二兆日圆国债,用白话文来说,就是投资者贴钱让日本银行借钱,虽然有的投资人可透过债券互换来赚取正报酬,但是债市泡沫的累积也愈来愈大。

“之所以对下调利率表现谨慎,只是因为这很有可能已经是全球央行仅存的一枚弹药。”德国再保险公司慕尼黑再保的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Menhart称。

目前德国七年期国债殖利率全是负数,十年债殖利率只有○.二九六%,法国六年债以下也是负值,十年债息也只有○.五七三二%,日本十年债以下全是负值,十年债殖利率是负○.○五三%,三十年期债券殖利率也只有○.七四六%,最近连义大利三年期以下债券殖利率也变负值。

摊牌之日,便是缴械之时。在通缩前景、移民问题、乌克兰战争等多重因素夹击之下,有着超级马里奥之称的德拉吉在扛出了火箭炮后,他的法力或许正随之丧失。

日本及欧洲央行全力营造负利率的有利环境,对实体经济改善费尽千辛万苦,但是看起来收到效果不大,最近中国面对减产行动,反而带来意外效果。

例如,两会期间,中国发改委宣示未来三到五年内减产一至一.五亿吨钢铁产量,重组产能三亿吨;同时也宣布煤产能减五亿吨,退出重组产能五亿吨,这促使全球原物料价格急速反弹。铁矿石最低每公吨跌到三十八.三美元,在欧洲祭出QE之前,三月七日铁矿石单日大涨一九.四七%,二月以来累积涨幅达三○.二%。不锈钢原料的锌价从低点反弹六六.四%,镍、铝、铜等大约有二至三成的弹幅。

中国愿意面对产能过剩,直接从供给面下手,这也使得跌势一蹶不振的波罗的海乾散货指数从二九○点弹升到三九三点,一口气上扬三五.五%。

而减产效应最显着的是原油,在俄罗斯、沙乌地阿拉伯宣布冻产之后,页岩油厂商也承诺减产,而德州原油从二十六.二一反弹到三十九.○一美元,北海布兰特原油也从二十七.一拉升到四十一.一八美元,油价强弹五成,也让产油国财政、页岩油气厂商借贷压力减轻,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压力纾解,全球股汇市都出现显着变化。

很多新兴国家都出现股汇市双涨局面,今年巴西股市元月大跌六.七五%,二月上涨五.九一%,三月已累积一四.一九%的涨幅,巴西股市成了今年闪亮的黑马。

巴西币更是从四.三四四拉升到三.五六七,这样的股汇市双涨局面,令人刮目相看,今年很多原物料生产国在这一波纷纷出现了化学效应。

例如,铁矿石弹升六成,澳币今年已从○.六八兑一美元弹升到○.七五;一度急贬到十七.四三七兑一美元的南非币,最近回升到十五.五;加币也从一.四六回升到一.三二;印尼盾也从最低的一四七九三回升到一三一○○。过去两年这些受困原物料的新兴国家终于有喘一口气的机会。

**德拉吉明确宣示,「不会再进一步降息」**

从这个现象来看,央行救经济的角色已到「有时而尽」的地步,各国该是面对实体经济的时候,不管是降息、QE、负利率,甚至直升机撒钱,用货币手段救市有一定局限,反而是回头重组产能比较实在,像中国政府在温家宝时代四兆元人民币救市,造成资金炒房、炒股,胡乱投资的现象,这是中国经济面临停滞的关键。习近平主导的一带一路只是要消化中国过剩产能,但那是需要时间,还是直接面对过剩产能,重组产能比较实在。

德拉吉在射出火箭炮之后,也宣示欧洲央行不会再进一步降息,这应该是很明确的讯号。货币手段走到尽头,只得回头重组过剩产能,全世界可能要先经过收敛的巩固整顿,实体经济在回复秩序,产业得到平衡后,才能重现曙光,面对出口衰退,GDP的低成长或负成长,可能大家要平常心。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立场。

整理 高洁如; 审校 曾祥进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负利率让全球市场饮鸩止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