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德国经济有点,欧元区G

三季度德国GDP环比意外萎缩0.2%,为2015年一季度以来首次萎缩,在欧元区19个成员国中显得格格不入。人们不免担心作为欧洲经济“领头羊”的德国是不是“悬了”。2017年德国经济增长2.2%,取得2011年以来最快增速。与此同时,欧元区经济扩张了2.5%,创10年来最高水平。显然,无论德国还是整个欧元区经济,2017年可以用“热”来形容,欧洲央行甚至称其为“异常强劲”。一直以来,德国经济的表现很大程度决定了欧元区经济的成长或萎缩。虽然三季度欧元区仍保持扩张,但0.2%的环比增速明显低于上半年,“趋冷”的方向与德国一致,背后的原因也趋同。首先,增速下滑是从去年“高点”的正常回调。欧洲央行指出,随着欧元区经济扩张日益稳健成熟且趋向长期潜在增长率,2018年经济增速放缓是正常现象,且很大程度上是从2017年取得的10年来最快增速“回归正常”。其次,2018年出现的“一次性”或“临时性”因素,包括恶劣天气、异常高的疾病发病率、罢工等拖累了欧元区增长。对德国而言,欧盟9月1日起执行新的汽车尾气排放测试规程,直接导致德国支柱产业——汽车业三季度的产出明显下滑。有迹象显示,这种“临时性”因素正在消除。再者,在当前的背景下,伴随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净出口对欧元区增长的贡献下降。2018年前9个月,欧元区货物贸易顺差1431亿欧元,同比减少15%。出口导向的德国货物贸易顺差减少6%。德国蓝筹股指DAX的30家上市公司中,17家公司在三季度出现经营利润下滑,其中1家出现亏损,也从侧面反映了德国经济基本面“降温”的趋势。今年以来,30家企业已有9家下调了盈利预期。与此同时,政府和研究部门也纷纷下调了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五贤人”委员会11月份将今年德国GDP增速预期大幅下调0.7个百分点,至1.6%;预计明年增速进一步放缓至1.5%。德意志银行预期德国明年经济增速仅为1.3%。就外部风险而言,国际贸易冲突很可能继续掣肘德国净出口。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醒说,需要密切关注保护主义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会否上升,同时需要关注外部需求的不确定性会否通过信心和投资通道影响内需。毕竟,内需是当前支撑德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内部风险方面,“五贤人”委员会专家施密特表示,德国的劳动力市场、养老金和税收政策将遭受挑战。德意志银行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技术工人短缺的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因为移民德国的人数正在下降,加上取得就业许可的移民比例偏低。2017年大约只有10%的新移民取得在德国就业的居留许可。该银行曾在2017年警告说,强劲的周期性复苏掩盖了德国经济增长基础被逐渐削弱的事实,预计到2025年,德国经济增速将降至0.75%。究其原因,老龄化和人口萎缩使德国劳动力供给面临严峻挑战。同时,资本存量增长缓慢,投资活动表现温和,科技生产力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滑。可见,一直作为欧洲“优等生”的德国也需要“补课”,亟须化解一系列长期性的结构性矛盾。在这过程中,默克尔接班人的角色很关键。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1

2018年的欧洲经济在复苏道路上遭遇“乍暖还寒”,2019年可预见挑战只多不少,欧洲央行结束购债计划、英国正式“脱欧”、民粹主义风潮不减等因素,都将令欧洲经济增长遇阻。

周四,欧洲统计局公布欧元区四季度GDP修正值等数据。欧元区经济增速续创四年新低,其中,意大利陷入技术性衰退,德国四季度经济陷入停滞。

三季度德国GDP环比意外萎缩0.2%,为2015年一季度以来首次萎缩,在欧元区19个成员国中显得格格不入。人们不免担心作为欧洲经济“领头羊”的德国是不是“悬了”。

民粹情绪蔓延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 2

2017年德国经济增长2.2%,取得2011年以来最快增速。与此同时,欧元区经济扩张了2.5%,创10年来最高水平。显然,无论德国还是整个欧元区经济,2017年可以用“热”来形容,欧洲央行甚至称其为“异常强劲”。

2018年,民粹主义在欧洲大陆蔓延态势持续,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等国的经济表现和商业信心受到影响。

2019年初的信号并不令人鼓舞:令人失望的数据不断涌现,许多机构下调了他们对欧元区的预期。

一直以来,德国经济的表现很大程度决定了欧元区经济的成长或萎缩。虽然三季度欧元区仍保持扩张,但0.2%的环比增速明显低于上半年,“趋冷”的方向与德国一致,背后的原因也趋同。

时值2018年年底,法国经历了多轮“黄马甲”抗议活动,法国总统马克龙和他推出的燃油税改革遭到重创。为控制局面,在圣诞消费旅游季到来之际挽回经济损失,马克龙政府已决定取消2019年上调燃油税的计划,但这并未平息民众的不满情绪。最新民调显示,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跌至18%,为就任以来最低。虽然民众暂时还未倒向极左和极右翼的“民粹”主义政党,但社会福利下降,且越来越多难民涌入,令民粹情绪在年底升温。

具体数据显示,欧元区四季度GDP季环比修正值为0.2%,续创四年新低,持平预期和初值0.2%;欧元区四季度GDP同比修正值1.2%,持平预期和初值1.2%。全年来看,欧元区2018年GDP增长1.8%。

首先,增速下滑是从去年“高点”的正常回调。欧洲央行指出,随着欧元区经济扩张日益稳健成熟且趋向长期潜在增长率,2018年经济增速放缓是正常现象,且很大程度上是从2017年取得的10年来最快增速“回归正常”。

欧洲一体化另一主力国德国方面,民众不满情绪已令政坛出现动荡。由于执政联盟中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今年下半年连续遭遇地方选举失利,默克尔宣布,她将不再谋求连任基民盟主席,也不会在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谋求连任。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当选为新任党主席。

分国家看,意大利四季度经济萎缩程度加深,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陷入技术性衰退,季环比-0.2%,同比0.1%。意大利因此成为G7成员国中,自2015年以来第一个经济陷入衰退的国家,也是自2013年以来欧盟第一个进入经济衰退的经济体。

其次,2018年出现的“一次性”或“临时性”因素,包括恶劣天气、异常高的疾病发病率、罢工等拖累了欧元区增长。对德国而言,欧盟9月1日起执行新的汽车尾气排放测试规程,直接导致德国支柱产业——汽车业三季度的产出明显下滑。有迹象显示,这种“临时性”因素正在消除。

难民危机使欧盟分裂进一步加剧,疑欧反欧情绪持续高涨。大国中的意大利产生了最为激进的反欧政府,英国“脱欧”谈判争执不下。法、德、英、意这欧洲前四大经济体,而今各自陷入国内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四季度季调后GDP季环比初值0%,勉强摆脱了经济衰退。三季度,德国季调后GDP季环比下跌0.2%,这是该国经济2015年以来的首次萎缩。

再者,在当前的背景下,伴随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净出口对欧元区增长的贡献下降。2018年前9个月,欧元区货物贸易顺差1431亿欧元,同比减少15%。出口导向的德国货物贸易顺差减少6%。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问题专家张蓓指出,这些国家都反映出一个共性,即近些年来欧洲主流政治越来越难以满足民众对经济、社会、身份认同上的多重诉求。主流执政精英关注的政治议题,比如法国的环保问题、德国的移民问题,已不再被普通民众所接受。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德国经济放缓也是欧洲整体经济趋势的一个缩影,给今年全球经济前景蒙上阴云。与此同时,法国国内因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改革计划掀起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也给该国经济带来冲击。

德国蓝筹股指DAX的30家上市公司中,17家公司在三季度出现经营利润下滑,其中1家出现亏损,也从侧面反映了德国经济基本面“降温”的趋势。今年以来,30家企业已有9家下调了盈利预期。

欧盟成员国将于2019年5月举行欧洲议会直接选举,预计欧洲政治思潮极端右倾化和民粹主义极端膨胀化,将会在选举中得到充分反映。

由于全球贸易摩擦以及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影响,欧洲央行此前承认,经济前景风险已“走向下行”。

与此同时,政府和研究部门也纷纷下调了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五贤人”委员会11月份将今年德国GDP增速预期大幅下调0.7个百分点,至1.6%;预计明年增速进一步放缓至1.5%。德意志银行预期德国明年经济增速仅为1.3%。

货币政策效力待验

另有数据显示,欧元区四季度就业人数季环比初值0.3%,前值0.2%;欧元区四季度就业人数同比初值1.2%,前值1.3%。

就外部风险而言,国际贸易冲突很可能继续掣肘德国净出口。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提醒说,需要密切关注保护主义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会否上升,同时需要关注外部需求的不确定性会否通过信心和投资通道影响内需。毕竟,内需是当前支撑德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欧洲经济另一大挑战来自欧洲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历时三年多、累计购买2.6万亿欧元债券后,欧洲央行12月宣布,将于2018年12月底结束债券购买计划。但鉴于欧洲经济复苏势头依然疲软,欧洲央行仍将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文章来源:环球外汇网)

在内部风险方面,“五贤人”委员会专家施密特表示,德国的劳动力市场、养老金和税收政策将遭受挑战。

目前的零利率政策至少会维持至2019年夏季。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欧洲央行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规模庞大的资产负债表。

德意志银行在最近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技术工人短缺的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因为移民德国的人数正在下降,加上取得就业许可的移民比例偏低。2017年大约只有10%的新移民取得在德国就业的居留许可。

欧洲央行预计2018年欧元区GDP增长率为1.9%,2019年为1.7%;与9月的预测相比,今明两年经济增速均被下调了0.1个百分点。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明确表示,对欧元区增长前景相关风险的评估仍为总体平衡。但由于地缘政治因素、保护主义威胁、新兴市场脆弱性和金融市场波动相关的不确定性持续存在,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正在转向下行。

该银行曾在2017年警告说,强劲的周期性复苏掩盖了德国经济增长基础被逐渐削弱的事实,预计到2025年,德国经济增速将降至0.75%。究其原因,老龄化和人口萎缩使德国劳动力供给面临严峻挑战。同时,资本存量增长缓慢,投资活动表现温和,科技生产力因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下滑。

欧元区最新公布了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数据,终值1.9%,不及2%预期。法国、德国、欧元区近期陆续公布了12月PMI数据,全部逊于市场预期,且制造业和服务业活动明显放缓。这些数据进一步证实了欧央行对经济前景的担忧。

可见,一直作为欧洲“优等生”的德国也需要“补课”,亟须化解一系列长期性的结构性矛盾。在这过程中,默克尔接班人的角色很关键。

分析人士指出,由于美联储持续加息,欧元区经济保持扩张,名义通胀率处于较高水平,欧洲央行承受加息压力,2019年下半年首次加息可能性很大。不过,在经济增长放缓、不确定因素增加、核心通胀乏力的背景下,欧洲央行首次加息的时间点可能晚于市场此前普遍预期的2019年秋季。

在退出购债计划之际,货币政策的效力也愈发尴尬,令欧洲央行调控或刺激经济增加了难度。欧洲央行12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显示,欧元区的“中性实质利率”可能是负值,意味着欧洲央行未来几年可能没有什么加息空间。中性利率为负值,意味着当前利率水平与中性利率间的差距可能较原先预想的来得小。

宏观态势基本平稳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欧洲经济增长放缓。前三个季度欧元区19国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增速分别为0.4%、0.4%和0.2%;欧盟28国GDP环比增速分别为0.4%、0.5%和0.3%。

截至三季度,欧元区经济已连续22个季度扩张,累计增长幅度约为10%。但从历史角度看,1975年以来欧洲经济经历过5次周期性复苏,一个周期内的经济增长幅度平均为21%,经济连续扩张的持续时间平均为31个季度。横向对比来看,美国经济本轮复苏已持续37个季度,GDP累计增长了21%。

从各成员国表现看,持续的经济扩张比较普遍。然而,作为欧洲“领头羊”的德国经济三季度意外环比萎缩0.2%,为2015年一季度以来的首次萎缩,净出口萎缩是主要诱因。同时,受欧盟9月1日起执行新的汽车尾气排放测试规程影响,作为德国最大产业的汽车业三季度产出明显下滑。

从欧元区整体的增长动能看,消费依然是最主要的“引擎”。欧元区就业、收入和消费之间的良性循环得到保持,相关指标显示这种良性循环并未因经济增长放缓而中断。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欧盟28国失业率继续下降,9月份降至6.7%的历史低点;欧元区19国失业率降至8.1%。目前仅有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三国的失业率超过10%。另外,欧盟和欧元区25岁以下青年失业率也稳步下降,10月份分别降至15.3%和17.3%。

欧盟委员会的调查显示,欧盟及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2018年以来持续下滑,11月已跌至2017年初时的水平。

从“掣肘”因素来看,一方面,2018年欧元区增长放缓受到部分“一次性”或“临时性”因素影响,包括恶劣天气、异常高的疾病发病率、罢工等;另一方面,在保护主义加剧、贸易争端持续发酵的大背景下,伴随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净出口对欧元区增长的贡献下降。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前9个月欧元区19国未经季节调整的货物出口额1.69万亿欧元,同比增长3.6%;进口额1.54万亿欧元,同比增长5.8%;实现贸易顺差1431亿欧元,同比减少15%。欧盟28国出现贸易逆差146亿欧元,与2017年同期顺差50亿欧元形成反差。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德国经济有点,欧元区G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