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剧毒农药,中国农民

俄罗斯达吉斯坦民众通过集会抗议、签名请愿、面对面交涉等各种方式要求关闭中国蔬菜大棚。位于俄罗斯南部达吉斯坦诺盖区纳里曼村的一个中国人种植的蔬菜大棚可能将在近日被强行关闭,这是俄罗斯新闻社在11月11日对外透露的。据报道,虽然这个中国人蔬菜大棚此前为了能够继续在当地进行大棚种植,投资改造修建了该村的一个体育馆。但这并未能够改变当地居民对中国蔬菜大棚的不友好态度。现在,当地居民正在试图通过各种方式永久关闭这个中国蔬菜大棚,将他们赶出该地区。11月4日,该村的150名居民代表与村长一起召开会议,讨论中国蔬菜大棚所使用土地和将其关闭的问题,并在会议上达成了将其关闭的决议。之后,他们还向上级政府递交了有400名支持关闭大棚的居民签名的请愿信。据透露,在这次会议上,村长表示,此前他同意中国人在该村进行大棚种植是为了有资金对体育馆进行改造,以便给年轻人提供好的锻炼设施,但现在这些年轻人自己都反对这些大棚种植,所以他本人也改变了此前的决定。之后,数百名当地俄罗斯居民还来到这个中国人蔬菜大棚前举行了抗议集会,并同大棚里的中国菜农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涉,要求这个蔬菜大棚立即关闭。作为回应,这家中国蔬菜大棚的主人请求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以便完成关闭工作,并可能迁往车臣地区。对于当地俄罗斯民众强烈反对中国人租种蔬菜大棚的原因,俄罗斯媒体解释说,一个是中国菜农大量使用剧毒农药,不但污染土地,使其三五年后无法再正常耕种,而且这些蔬菜本身也含农药,对人体有害。此外,他们的低价蔬菜也使很多俄罗斯菜农陷入困境。当地居民谢意达里•阿卜杜拉耶夫对此表示:“像我们一般种西红柿,怎么也得70到90天才能成熟,这些中国人种出的西红柿只要30-40天就成熟了,全是化学品泡出来的,让人怎么吃,我也担心自己的孩子和孙子的健康。”他还表示说:“我们自己也能种蔬菜,但近年来价格一直上不去,现在中国人也来种菜,搞得我们就只有去领失业救济了,让他们中国人自己挣钱吧。”近年来,在俄罗斯各地,尤其是在远东和西伯利亚进行种植的中国人的蔬菜大棚被强行关闭的新闻经常见诸于俄罗斯媒体,一些中国菜农因身份问题被抓捕和驱逐出境,他们投资的塑料大棚也被推土机推倒,导致损失惨重。

8月6日电 48岁的金昌宪自1991年从哈尔滨来俄罗斯种菜至今,已有15个年头了。谈起自己这些年的感受,他满心欢喜地说:“在俄罗斯种菜真的很赚钱。”

中国菜农远征俄罗斯,租地种菜的现象日趋普遍。但当地居民发现,当地很多植物发黄枯死的罪魁祸首,是因为中国菜农使用剧毒农药导致生态恶化。俄罗斯远东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内的几个村庄居民近日突然陷入恐慌,原因是他们发现周围树林里的树木还有自家菜园里种的瓜果蔬菜,都突然莫名其妙地发黄、发白然后枯死,看起来好像秋天突然降临了一样。一位当地居民对此表示:“在附近发黄、变白的树木当中,包括了多个俄罗斯生态红皮书里的濒危树种,这些树都正在死去。”对于这种突发情况的原因,当地居民称,他们都知道原因就是在旁边一个前苏联时期的农场里租用土地进行农作物种植的中国人造成的。他们在近期使用了剧毒农药进行喷洒,使农药污染了周围的树林和河流,而当地居民再用河里的水进行浇地的时候,也使得其他农作物受到污染。不过,俄罗斯当地居民也承认,他们现在手上拥有的唯一的证据就是在中国菜农的拖拉机经常去的河边找到的一些农药塑料包装桶。由于在化学方面不是很精通,他们找到了当地的实验室专家才知道,找到的是一些除草剂的包装,上面写着“中国制造”。俄罗斯专家透露说,这种除草剂在俄罗斯是被禁止使用的。因为它会残留在蔬菜水果中并进入人体,留在肾脏积聚对人体健康带来损害。同时,农药也会残留在土壤中,长期使用会使土质恶化。当地居民批评说,中国菜农租种的土地上的蔬菜、庄稼长势很好,他们种出的蔬菜都已经到了民众的餐桌上,而他们租种土地周围的树木也正在死去。最可怕的是,这些中国人租种的土地在几年后也将无法再被耕种,会变得寸草不生。

莫斯科上万民众集会抗议克林姆林宫实行封锁互联网计划 莫斯科上万民众集会抗议克林姆林宫实行封锁互联网计划,抗议者不希望拥有中国或朝鲜那样的“局域网自由”。此外,北京向莫斯科输出“网络长城”监控技术受到俄罗斯民众的批评。 包括莫斯科、哈巴罗夫斯克和乌兰乌德等地在内的俄罗斯民众3月10日举行了名为“主权互联网”的民众抗议集会。其中,在首都莫斯科,上万名当地居民在萨哈罗夫院士大街举行了集会,反对俄罗斯杜马刚刚一读通过的“互联网主权”法案,要求当局不要将俄罗斯的网络同国际互联网隔离,成为像中国和北朝鲜那样的封闭的局域网。 集会参加者们举着“封锁=悲惨结局!”、画着中俄两国国旗并写有“俄中世代友好”、“想把俄罗斯变成北朝鲜吗?”、“普京下台!”、“互联网自由-我们最后的机会”等等字样的标语板、横幅和旗帜。抗议者们还唿喊着“别碰我们的互联网!”和“我们需要另一个俄罗斯!”等抗议口号。 莫斯科警方称,此次抗议集会事前提出的申请获得了批准,参加人数为6千人。但组织者称,至少有1.5万人参加了集会,其中很多为年轻人。在集会过程中,当局逮捕了15人,理由是在没收气球时不配合,以及使用了没有登记的无人机。但组织者透露,实际在集会现场被拘捕人数翻倍。 有集会参加者表示,他们抗议的内容还包括不久前刚刚通过的“虚假新闻”法案。该法案可以使当局拘捕和处罚那些在互联网和媒体上散布了所谓“诽谤和侮辱政府和领导人的假新闻”的人士,但并未明确如何评判何为“假新闻”和“侮辱”的具体标准。 一些集会抗议者还将中国和北朝鲜当作失去互联网自由的反面典型。 莫斯科抗议集会参加者乌拉德·基尔巴对此评论说:“如果你去过中国,你就知道,那里的互联网特别慢,也特别贵,而且很多很普通的网站和社交媒体都被封锁,我觉得互联网是我们能够维护自由表达和发声的共同的财富,所以我支持所有社会人士都团结起来,维护互联网的自由。” 一些批评者还认为,克林姆林宫封锁互联网的做法背后有着北京的影子。根据俄媒体公开报道消息可以看到,中国的“金盾”项目专家曾多次访问俄罗斯,俄中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级别越来越高,相关官员会晤越来越频繁,显示出莫斯科希望获得北京在互联网监控方面的成熟技术。 但同时,包括俄罗斯总统互联网管理问题助理格尔曼•克里明科在内的俄政府高级官员都反复强调,俄罗斯不会出现中国式的“封闭互联网”。 有俄罗斯网友在网上留言说,清新的空气和未被封锁的互联网,一直是俄罗斯人面对来访中国游客时能够感到自豪的原因之一,但该情况可能正在发生变化。 有评论称,“近朱者赤”,克林姆林宫一直羡慕北京的“数字长城”,希望能像北京那样在俄罗斯严控互联网。这个猜测已经有多年,一直都被认为是不可能。但今天我们看到,俄罗斯人“享受”中国人的“自由的封闭网络”已经不再是梦想了。

金昌宪目前是俄罗斯第五大人口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一家农庄的主人。他于1993年当时工作的集体农庄解体后,租下了农庄的10公顷地,在10个大棚里全部种上俄罗斯人最喜爱的蔬菜——黄瓜和西红柿。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由中俄主要媒体代表组成的“中俄友谊之旅”报道团近日抵达克市,拜访了这位中国菜农。

金昌宪说,在俄罗斯种植西红柿和黄瓜“最能赚钱”。俄罗斯的纬度高,日照时间短,不太适合黄瓜和西红柿的生长。“以前在俄罗斯市场上这两样蔬菜的价格贵得吓人。”

他告诉记者,中国人还没来俄罗斯种菜之前,俄市场上每公斤黄瓜要卖到180卢布。中国人来后,带来了先进的大棚种植技术和优良的蔬菜品种,黄瓜产量大增,黄瓜的价格随即降到了每公斤5个卢布。

即便是这样,金昌宪认为在俄罗斯种菜仍要比在国内“赚得多得多”。他说:“以西红柿为例,今年中国市场上每公斤西红柿的批发价格为几分钱到几毛钱不等,而俄罗斯市场上的价格则是每公斤折合人民币七到八块钱。”

“我现在的年收入起码都是在二三十万元以上,这对于国内的菜农而言是不可想象的。”金昌宪憨厚地笑笑,伸出手指比划着。

除了丰厚收入让金昌宪感到十分满意外,在俄罗斯种菜没有大的压力和竞争也让他感到很高兴。

他说,中国农民从来都不怕辛苦,可是国内蔬菜种植业残酷的竞争有时会让一年来起早贪黑的农民到头来赚不了什么钱。“以前在哈尔滨时,假如头一年种白菜赚钱,那么第二年全村肯定全种白菜,菜价自然掉得很厉害。”

金昌宪接着说,这种情况在俄罗斯就不会发生。俄罗斯人虽然非常佩服中国人的吃苦耐劳,也很爱吃中国人种的蔬菜,但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模仿中国人。

俄罗斯政府为了对这些勤劳智慧的中国农民表示感谢,取消了中国菜农的个人所得税。

高额的利润、良好的创业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俄罗斯淘金。克市目前有中国菜农1000人左右,并且这个数字正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在整个俄罗斯地区中国菜农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许多原本在俄从事服装贸易的中国人也开始转向蔬菜种植业。

现在中国人种植的黄瓜和西红柿几乎覆盖了整个俄市场。据金昌宪介绍,自从去年俄罗斯最后一家集体农庄解体后,俄市场上95—100%的此类蔬菜都是中国人供应的。

现在的金昌宪对俄罗斯的生活感到很习惯。目前他与妻子和儿子都已拿到俄罗斯的绿卡。22岁的独生子金尚春还在本地上大学。

对于自己的宝贝儿子,金昌宪最担心是儿子作为俄罗斯第二代中国移民的教育问题。

“他现在根本就不学汉语,而且相当懒,对土地没有感情。我并不是希望他继续当菜农,可是我不愿意看到中国农民吃苦耐劳的品性从他身上消失。”金昌宪说。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用剧毒农药,中国农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