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名字的由来,128个国家为它联合反美

摘要: 耶路撒冷有3000多年的兴衰史,过去的大半个世纪,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也被人为隔断。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这是沙漠中一座四面围墙的山中城堡,扑面而来的是傲慢与荒凉之美,毫无净化的悲剧之美。”曾有到访耶路撒冷的文人墨客这样描写这座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圣地之城。耶路撒冷有3000多年的兴衰史,过去的大半个世纪,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也被人为隔断。近日,美国总统川普对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种种表态,特别是要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说法,无疑将会使耶路撒冷再度处于纷争之中。笔者10多年来,在以色列留学、到以色列考察,一次次被耶路撒冷的历史和魅力所吸引,也一次次为它承受宗教与民族之争而呈现出的复杂和苦楚感到惋惜。以色列掌管耶路撒冷半世纪耶路撒冷城区面积只有125平方公里。在希伯来语中,耶路撒冷是一个组合词,意为“和平之城”;在阿拉伯语中,耶路撒冷就是“圣地”。以色列国家统计局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耶路撒冷地区共有85万常住人口,其中世俗犹太人约20万,正统犹太教徒约35万,阿拉伯人约30万。考虑到大部分耶路撒冷的世俗犹太人基本都住在城外的几个卫星城,所以耶路撒冷几乎可以理解为是正统犹太教徒和阿拉伯人居住的一个城市。最近几年畅销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世俗犹太人赫拉利就住在城区以西12公里的一个小镇上,而像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正统犹太教徒奥曼教授,就住在距离老城不远的一个传统犹太人街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耶路撒冷曾由联合国管理。1948年以前,约旦军队控制整个耶路撒冷,只有少量犹太人居住在老城的犹太区。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时,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西部,建立了新市区,并迅速把国防部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部门搬到这个地区,而约旦军队则撤到老城和东耶路撒冷地区。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才占领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现在的耶路撒冷,可以说有两个城市中心:一个是以老城为中心的城东地区,这也是巴以冲突的一个中心地带,另一个是以国会山为中心的城西地区,这里是耶路撒冷的主体,也是以色列的行政中心所在地。和很多初次到耶路撒冷的游客一样,笔者2006年8月第一次进入耶路撒冷时,感觉整座城市似乎很混乱,分不清南北,街道和街区毫无规划,但城市的建筑风格很有特点——清一色米黄色的大理石墙体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据说这是20世纪20年代,委任统治巴勒斯坦地区的英国人颁布的法令,规定耶路撒冷所有的建筑外立面必须用当地出产的米黄色大理石,否则就会因违建拆除。两个民族心中也有“隔离墙”耶路撒冷随处可见确保城市安全的军警。在整个耶路撒冷老城内,最为不稳定的区域是穆斯林区出口的大马士革门,还有基督区出口的雅法门区域。在耶路撒冷过去15年的冲突当中,几乎都发生在大马士革门及其附近。而老城最为重要的哭墙和圣殿山,由于两个民族的百姓被隔绝,并且完全由以色列军警把守,平时都相对安定。和美国相反,绝大多数国家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目前,在耶路撒冷,有着以色列总统的官邸,但却没有巴勒斯坦总统的官邸。在1967年以色列国防军彻底占领耶路撒冷以后,以色列政府花重金改造西区,特别是中央政府办公区,修建了以色列国会山、中央银行大楼、最高法院、国家博物馆、希伯来大学吉瓦特拉姆校区,而包裹老城的东区,由于归属未决,且阿拉伯人众多,一直没有得到改造。沿着雅法路,以西是街道较为整洁、高档饭店林立、步行街游人如织的耶路撒冷西城,以东则是冲突丛生、街道破败不堪、交通混乱的东区。虽然以色列政府没有出台任何规定,禁止犹太人去东区居住或阿拉伯人来西区置业,但两个民族坚守“自然隔离”,绝不去对方的聚居区居住。有时路过雅法路,笔者总是在想,何时才能让巴以双方消除彼此的仇视,拆除他们心中的这道隔离墙。而以色列政府10多年来修建的有着高科技含量的隔离墙更是完好无损,难以动摇。虽然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宣布为首都,但其他国家都把驻以使馆设在特拉维夫。即使美国,目前也只在耶路撒冷设立“领馆”,虽然美国总统川普表示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但可以预计“迁馆”行动会非常复杂,甚至夭折,因为耶路撒冷毕竟是伊斯兰教的一大圣城,美国此举必将遭致伊斯兰世界的剧烈抗争,给中东地区带来双输的局面。阿拉伯人管着圣殿山过去50年,耶路撒冷的建设和改造都是以犹太人为主。从城市管理角度而言,除东区几条通往约旦河西岸的公交干线是阿拉伯人负责运营外,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能负责管理的只剩下两个区域,分别是老城内部的圣殿山和橄榄山及其附近的几个村落。耶路撒冷老城是由4面各1公里长围出来的一座旧城区,共有8个城门。据传,上帝用圣殿山上刨的一把土捏出人类的祖先亚当。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登霄的巨石,也位于圣殿山,所以圣殿山是“圣地中的圣地”。虽然以色列军队掌控整个耶路撒冷老城已经半个世纪,但以色列政府禁止犹太人踏入圣殿山,以免激化巴勒斯坦人的愤怒情绪。正因为如此,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鹰派”人物沙龙蓄意造访圣殿山,随即引发大规模的巴以冲突,“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最终给双方都带来重大损失。本已相对平静多年的耶路撒冷城区,开始被自杀性袭击所侵扰,继而给耶路撒冷重要的支柱产业旅游业带来沉重打击。为隔绝不明身份的阿拉伯人进入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通过法案,开始修建高8米、全长约700公里的安全隔离墙。以色列人认为,这堵墙可以让耶路撒冷的袭击事件减少80%以上。但对阿拉伯人而言,这堵隔离墙把约旦河西岸的普通阿拉伯老百姓变成一座监狱中的囚犯,不仅增加了他们的生活成本,也进一步切断他们和外界的联系,让巴勒斯坦人的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失业率高企。耶路撒冷老城分为四个区,分别是穆斯林区、基督区、犹太区,以及亚美尼亚区。这几个区给笔者的印象是,亚美尼亚区人最少,犹太区最整洁干净,阿拉伯区最大。笔者第二次进入耶路撒冷老城是在2007年年初,当时正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中东学系留学,不仅带着几个朋友顺利进入圣殿山区域,而且由于曾经留学埃及开罗大学,会阿拉伯语,还在背诵一段《古兰经》开篇章后,被准许进入圣石拱顶清真寺内部。尽管圣殿山完全交给阿拉伯人管理,但所有出入口还是由以色列军警把持,犹太人被坚决禁入。哭墙以色列人不能上圣殿山,但位于犹太人区的哭墙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哭墙又称西墙,是耶路撒冷旧城中古代犹太国第二圣殿护墙的一段,也是第二圣殿护墙仅存的遗址,长约50米,高约18米,由大石块筑成。哭墙的上方就是圣石拱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1948到1967年间,哭墙由约旦人控制,犹太人无法到哭墙祷告。直到犹太人在1967年“六日战争”中收回哭墙,才结束哭墙19年无人哭泣的历史。当笔者再次以游客身份进入圣殿山时,已是2016年。十年光景,物是人非,明显感觉山上的阿拉伯管理者要紧张很多,变得非常不好说话,对所有的游客都不再“客气”。从圣殿山出来,在旁边的集市,阿拉伯小贩的叫卖声仍然洪亮,但从他们的眼神中,找不到对未来的期望。市长催着川普迁馆在耶路撒冷居住的约30万阿拉伯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被称为“1948年阿拉伯人”,约等于巴勒斯坦原住民。他们在第一次中东战争后依然留在以色列占领的土地内,完全获得以色列国籍,不但有身份证,也有护照,可以出国。另一类是“1967年阿拉伯人”,有永久居住权,没有护照,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约旦托管期间迁到这里的阿拉伯人。据了解,只有约1000个阿拉伯人既有耶路撒冷居民身份证也有以色列的护照,同时参加耶路撒冷5年一次的市政府换届选举。大约有3万阿拉伯人持有耶路撒冷身份证和护照,但不参与选举,因为他们对耶路撒冷政府不认同,只希望获得持有证件的便利;剩余的阿拉伯人,只有在耶路撒冷的居住和活动许可,没有护照,不能出国。感到不自由的还有以色列人,他们和阿拉伯人一样,都对耶路撒冷的前景表示担忧,有笔者认识的世俗犹太人说要“逃离这个城市”,而更多的阿拉伯人是没有条件,“实在走不了”。在老城雅法门口卖石头工艺品的穆斯塔法告诉笔者,他经常从义乌进小商品,他特别想找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姑娘结婚,离开这里去国外生活。耶路撒冷市长由耶路撒冷居民选举产生,每5年一届。然后由市长组建管理班子,其中包括8个副市长和专门委员会的十几位成员。此外,居民还需要在诸多政党中选举一个政党组建耶路撒冷城市管理委员会,委员会由该党30位知名人士组成,为城市建设建言献策,类似于城市高级顾问的角色,但不领取市政府的工资。现任耶路撒冷市长尼尔·巴尔卡特2008年当选,已连任两届,作为成功的高科技创业者和投资人,尼尔是耶路撒冷有史以来最为富有的市长,也是唯一一位完全不拿薪水的市长。尼尔商而优则仕,在耶路撒冷一直干的不错,已具有竞选以色列总理职位的资本。2016年,川普竞选获胜后,尼尔就向川普致敬,并称他是“耶路撒冷的忠心支持者”,他还呼吁川普信守竞选承诺,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1918年,被称为“犹太人之光”的希伯来大学在耶路撒冷东部破土动工,在7年之后的落成典礼上,犹太人、英国人、阿拉伯人齐聚一堂,谁能想到,随着二战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交恶,这座大学差点被愤怒的阿拉伯人捣毁。直到1967年,以色列通过战争才结束了希伯来大学的尴尬处境。此后半个世纪,耶路撒冷的经济发展也仰仗了这所高校,希伯来大学给这座城市带来的是人才优势。

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这是沙漠中一座四面围墙的山中城堡,扑面而来的是傲慢与荒凉之美,毫无净化的悲剧之美。”曾有到访耶路撒冷的文人墨客这样描写这座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圣地之城。耶路撒冷有3000多年的兴衰史,过去的大半个世纪,由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对这座圣城的“双重认同”,注定了它无法平静,也被人为隔断。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种种表态,特别是要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到耶路撒冷的说法,无疑将会使耶路撒冷再度处于纷争之中。笔者10多年来,在以色列留学、到以色列考察,一次次被耶路撒冷的历史和魅力所吸引,也一次次为它承受宗教与民族之争而呈现出的复杂和苦楚感到惋惜。以色列掌管耶路撒冷半世纪0.gif耶路撒冷城区面积只有125平方公里。在希伯来语中,耶路撒冷是一个组合词,意为“和平之城”;在阿拉伯语中,耶路撒冷就是“圣地”。以色列国家统计局2015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耶路撒冷地区共有85万常住人口,其中世俗犹太人约20万,正统犹太教徒约35万,阿拉伯人约30万。考虑到大部分耶路撒冷的世俗犹太人基本都住在城外的几个卫星城,所以耶路撒冷几乎可以理解为是正统犹太教徒和阿拉伯人居住的一个城市。最近几年畅销书《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世俗犹太人赫拉利就住在城区以西12公里的一个小镇上,而像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正统犹太教徒奥曼教授,就住在距离老城不远的一个传统犹太人街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耶路撒冷曾由联合国管理。1948年以前,约旦军队控制整个耶路撒冷,只有少量犹太人居住在老城的犹太区。1949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时,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西部,建立了新市区,并迅速把国防部之外的几乎所有政府部门搬到这个地区,而约旦军队则撤到老城和东耶路撒冷地区。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才占领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现在的耶路撒冷,可以说有两个城市中心:一个是以老城为中心的城东地区,这也是巴以冲突的一个中心地带,另一个是以国会山为中心的城西地区,这里是耶路撒冷的主体,也是以色列的行政中心所在地。和很多初次到耶路撒冷的游客一样,笔者2006年8月第一次进入耶路撒冷时,感觉整座城市似乎很混乱,分不清南北,街道和街区毫无规划,但城市的建筑风格很有特点——清一色米黄色的大理石墙体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据说这是20世纪20年代,委任统治巴勒斯坦地区的英国人颁布的法令,规定耶路撒冷所有的建筑外立面必须用当地出产的米黄色大理石,否则就会因违建拆除。两个民族心中也有“隔离墙”耶路撒冷随处可见确保城市安全的军警。在整个耶路撒冷老城内,最为不稳定的区域是穆斯林区出口的大马士革门,还有基督区出口的雅法门区域。在耶路撒冷过去15年的冲突当中,几乎都发生在大马士革门及其附近。而老城最为重要的哭墙和圣殿山,由于两个民族的百姓被隔绝,并且完全由以色列军警把守,平时都相对安定。和美国相反,绝大多数国家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目前,在耶路撒冷,有着以色列总统的官邸,但却没有巴勒斯坦总统的官邸。在1967年以色列国防军彻底占领耶路撒冷以后,以色列政府花重金改造西区,特别是中央政府办公区,修建了以色列国会山、中央银行大楼、最高法院、国家博物馆、希伯来大学吉瓦特拉姆校区,而包裹老城的东区,由于归属未决,且阿拉伯人众多,一直没有得到改造。沿着雅法路,以西是街道较为整洁、高档饭店林立、步行街游人如织的耶路撒冷西城,以东则是冲突丛生、街道破败不堪、交通混乱的东区。虽然以色列政府没有出台任何规定,禁止犹太人去东区居住或阿拉伯人来西区置业,但两个民族坚守“自然隔离”,绝不去对方的聚居区居住。有时路过雅法路,笔者总是在想,何时才能让巴以双方消除彼此的仇视,拆除他们心中的这道隔离墙。而以色列政府10多年来修建的有着高科技含量的隔离墙更是完好无损,难以动摇。虽然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宣布为首都,但其他国家都把驻以使馆设在特拉维夫。即使美国,目前也只在耶路撒冷设立“领馆”,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要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但可以预计“迁馆”行动会非常复杂,甚至夭折,因为耶路撒冷毕竟是伊斯兰教的一大圣城,美国此举必将遭致伊斯兰世界的剧烈抗争,给中东地区带来双输的局面。阿拉伯人管着圣殿山过去50年,耶路撒冷的建设和改造都是以犹太人为主。从城市管理角度而言,除东区几条通往约旦河西岸的公交干线是阿拉伯人负责运营外,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能负责管理的只剩下两个区域,分别是老城内部的圣殿山和橄榄山及其附近的几个村落。耶路撒冷老城是由4面各1公里长围出来的一座旧城区,共有8个城门。据传,上帝用圣殿山上刨的一把土捏出人类的祖先亚当。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登霄的巨石,也位于圣殿山,所以圣殿山是“圣地中的圣地”。虽然以色列军队掌控整个耶路撒冷老城已经半个世纪,但以色列政府禁止犹太人踏入圣殿山,以免激化巴勒斯坦人的愤怒情绪。正因为如此,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鹰派”人物沙龙蓄意造访圣殿山,随即引发大规模的巴以冲突,“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最终给双方都带来重大损失。本已相对平静多年的耶路撒冷城区,开始被自杀性袭击所侵扰,继而给耶路撒冷重要的支柱产业旅游业带来沉重打击。为隔绝不明身份的阿拉伯人进入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通过法案,开始修建高8米、全长约700公里的安全隔离墙。以色列人认为,这堵墙可以让耶路撒冷的袭击事件减少80%以上。但对阿拉伯人而言,这堵隔离墙把约旦河西岸的普通阿拉伯老百姓变成一座监狱中的囚犯,不仅增加了他们的生活成本,也进一步切断他们和外界的联系,让巴勒斯坦人的经济状况进一步恶化,失业率高企。耶路撒冷老城分为四个区,分别是穆斯林区、基督区、犹太区,以及亚美尼亚区。这几个区给笔者的印象是,亚美尼亚区人最少,犹太区最整洁干净,阿拉伯区最大。笔者第二次进入耶路撒冷老城是在2007年年初,当时正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中东学系留学,不仅带着几个朋友顺利进入圣殿山区域,而且由于曾经留学埃及开罗大学,会阿拉伯语,还在背诵一段《古兰经》开篇章后,被准许进入圣石拱顶清真寺内部。尽管圣殿山完全交给阿拉伯人管理,但所有出入口还是由以色列军警把持,犹太人被坚决禁入。以色列人不能上圣殿山,但位于犹太人区的哭墙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哭墙又称西墙,是耶路撒冷旧城中古代犹太国第二圣殿护墙的一段,也是第二圣殿护墙仅存的遗址,长约50米,高约18米,由大石块筑成。哭墙的上方就是圣石拱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1948到1967年间,哭墙由约旦人控制,犹太人无法到哭墙祷告。直到犹太人在1967年“六日战争”中收回哭墙,才结束哭墙19年无人哭泣的历史。当笔者再次以游客身份进入圣殿山时,已是2016年。十年光景,物是人非,明显感觉山上的阿拉伯管理者要紧张很多,变得非常不好说话,对所有的游客都不再“客气”。从圣殿山出来,在旁边的集市,阿拉伯小贩的叫卖声仍然洪亮,但从他们的眼神中,找不到对未来的期望。市长催着特朗普迁馆在耶路撒冷居住的约30万阿拉伯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被称为“1948年阿拉伯人”,约等于巴勒斯坦原住民。他们在第一次中东战争后依然留在以色列占领的土地内,完全获得以色列国籍,不但有身份证,也有护照,可以出国。另一类是“1967年阿拉伯人”,有永久居住权,没有护照,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约旦托管期间迁到这里的阿拉伯人。据了解,只有约1000个阿拉伯人既有耶路撒冷居民身份证也有以色列的护照,同时参加耶路撒冷5年一次的市政府换届选举。大约有3万阿拉伯人持有耶路撒冷身份证和护照,但不参与选举,因为他们对耶路撒冷政府不认同,只希望获得持有证件的便利;剩余的阿拉伯人,只有在耶路撒冷的居住和活动许可,没有护照,不能出国。感到不自由的还有以色列人,他们和阿拉伯人一样,都对耶路撒冷的前景表示担忧,有笔者认识的世俗犹太人说要“逃离这个城市”,而更多的阿拉伯人是没有条件,“实在走不了”。在老城雅法门口卖石头工艺品的穆斯塔法告诉笔者,他经常从义乌进小商品,他特别想找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姑娘结婚,离开这里去国外生活。耶路撒冷市长由耶路撒冷居民选举产生,每5年一届。然后由市长组建管理班子,其中包括8个副市长和专门委员会的十几位成员。此外,居民还需要在诸多政党中选举一个政党组建耶路撒冷城市管理委员会,委员会由该党30位知名人士组成,为城市建设建言献策,类似于城市高级顾问的角色,但不领取市政府的工资。现任耶路撒冷市长尼尔·巴尔卡特2008年当选,已连任两届,作为成功的高科技创业者和投资人,尼尔是耶路撒冷有史以来最为富有的市长,也是唯一一位完全不拿薪水的市长。尼尔商而优则仕,在耶路撒冷一直干的不错,已具有竞选以色列总理职位的资本。2016年,特朗普竞选获胜后,尼尔就向特朗普致敬,并称他是“耶路撒冷的忠心支持者”,他还呼吁特朗普信守竞选承诺,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1918年,被称为“犹太人之光”的希伯来大学在耶路撒冷东部破土动工,在7年之后的落成典礼上,犹太人、英国人、阿拉伯人齐聚一堂,谁能想到,随着二战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交恶,这座大学差点被愤怒的阿拉伯人捣毁。直到1967年,以色列通过战争才结束了希伯来大学的尴尬处境。此后半个世纪,耶路撒冷的经济发展也仰仗了这所高校,希伯来大学给这座城市带来的是人才优势。(执笔:纪双城甄翔朱兆一)

图片 1

耶路撒冷简介

编者按:“联大给了美国一耳光”,今天的128个国家在联合国集体反对美国,为耶路撒冷地位问题添了一个戏剧性的注脚。自12月6日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掀起风波以来,国际社会对此普遍担忧。19日联合国安理会拟通过要求美国撤回声明,但被美国一票否决。21日夜,联合国大会紧急会议召开,即使美方此前以“拉黑名单”和断绝援助相威胁,但联大还是以128票对9票通过了决议,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虽然这一决议并不具有强制性,但也在国际上动员了舆论力量,使未来的巴以和谈能够恢复一个相对公平的位置。

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有的首都和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是耶路撒冷区的首府、原巴勒斯坦最大城市。

那么话说回来,这次风波的核心——耶路撒冷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精选一篇来自地球知识局作者重光的文章《耶路撒冷到底是谁的首都?》,希望能够解答各位读者心中的疑惑。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犹太教与伊斯兰教的圣地。

图片 2

图片 3

 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耶路撒冷位于近东黎凡特地区,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在地理上位于犹大山地,介于地中海与死海之间,被誉为三大一神宗教的圣城。

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将美驻以大使馆移往耶路撒冷。阿拉伯世界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因此被点燃了怒火,各种反美、反特游行如火如荼地开展,其中不乏演变为暴力事件者。


图片 4

耶路撒冷名字的由来

 巴勒斯坦人民群情激奋,上街游行示威

耶路撒冷名称的准确来源尚无法确定。在希伯来语中,Yelushalaim这个名字可以理解为yelusha和shalom的合成词。另一个比较普遍的解释是它将《圣经》里两个城市的名字结合在一起:耶布斯和撒冷。

伊斯兰世界都拒绝承认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所有权,尤其是东耶路撒冷的控制权。在他们眼中,显然巴勒斯坦才是这座圣城的真正主人。这也是伊斯兰合作组织声明和美国对着干的主要根源。

撒冷这个地名出现在《创世纪》14章,是大祭司麦基洗德的住处,他为来到这里的亚伯拉罕祝福。耶路的意思是“基石”或者“城市”,撒冷为和平,因而耶路撒冷有“和平之城”之称。

图片 5

图片 6

伊斯兰合作组织共有57个成员国,红色为观察员国,橙黄色为因内战被暂停成员资格的叙利亚

耶路撒冷在希伯莱文中意为“和平之城”,阿拉伯语叫“古茨”意为“圣城”。

那么耶路撒冷究竟是谁的首都呢?为何耶路撒冷有东西之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关于耶路撒冷发生的一系列冲突缘何而起呢?

最着名的是1公里见方的老城,其城墙高12米,有8座城门,其中包括基督、阿拉伯、犹太、亚美尼亚4个区。老城东南0.14平方公里的圣殿山,是圣城中的圣城。

图片 7


二战结束后,英国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行将结束,巴勒斯坦与耶路撒冷的归属权问题再次成了世界的焦点。

耶路撒冷的历史沿革

当时联合国第181号决议规定,犹太和阿拉伯两个民族都享有在巴勒斯坦建国的平等权利,同时耶路撒冷由联合国管理,为国际城市。

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建立阿拉伯帝国,由于帝国内部实行比较宽容的宗教政策,基督徒和犹太人在缴纳人头税后,可以获得自治权。

但“五常”之一的英国显然更偏袒能给与其巨大利益的犹太人,明里暗里组织散布全球的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

而岩石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就建在了犹太圣殿的原址上,还把圣殿的巨石作为围墙加以利用,因此才使“哭墙”历经千年历史仍然保存至今。也为后来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圣城之争埋下了导火索。

至1948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口数已达60多万,占巴勒斯坦总人口的33%,已经是不容小觑的势力。同时当地阿拉伯人长期受到英国压制,政治地位和经济基础非常弱,已经成为了弱势多数。

图片 8

以色列国父——大卫·本·古里安

1099年,十字军攻占了耶路撒冷。十字军进城后,屠杀了城内大多数穆斯林和犹太人。

在1948年5月14日宣布以色列独立

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间,耶路撒冷成了欧亚各王朝的必争之地,战争不断。19世纪初,耶路撒冷只有8000人口,城市居民分四个部分: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和亚美尼亚人。

图片 9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占领耶路撒冷,奉行一面支持犹太人建国、一面承认阿拉伯人自治权力的政策,使得该地区冲突不断。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而反应慢半拍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并没有同样宣布建国作为反制措施,而是指望靠阿拉伯兄弟的外力消灭以色列。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耶路撒冷由联合国管辖。1948年5月以色列宣布建国,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西部,约旦占领了耶路撒冷东部。

阿拉伯国家联盟自然不愿看到巴勒斯坦这块土地被犹太人挖走,便在以色列建国的次日组织联军进击以色列。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以色列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

1948年5月15日至6月10日期间,


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发动的攻势示意图

以上关于耶路撒冷名字的由来及历史介绍到这里,了解更多内容请点击文章下方标签查看。

图片 10

虽然阿拉伯联军在兵力和资源方面占有绝对优势,但其战斗力根本无法和经历过二战磨砺的以色列国防军匹敌,很快就在战场上败下阵来,被迫在1949年与以色列停火。

作为战胜方,以色列获得了50%本应给巴勒斯坦人建国的土地,其中就包括西耶路撒冷。战败的埃及与约旦分别吞并了加沙地带与约旦河西岸,位于西岸的东耶路撒冷也就成了约旦的领土,耶路撒冷的国际共管设想破灭。

白色是以色列被规定的领土

红色是被以色列军控的巴勒斯坦领土

黄色是约旦和埃及控制的巴勒斯坦领土

图片 11

1949年的停火线分割了耶路撒冷,还附带了几块无人区与一块非军事区。虽然以色列的确获得了耶路撒冷的一部分,但对其极具宗教意义的耶路撒冷旧城位于东耶路撒冷,仍在约旦的控制下。

图片 12

原本根据停火协议,以色列公民有权进入东耶路撒冷的旧城。但由于以色列政府拒绝巴勒斯坦难民重返他们位于西耶路撒冷的家园,并把他们的土地转交给犹太人,因而约旦方面关闭了边界。

犹太教的圣地——圣殿山与西墙从此对犹太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原本住在东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也被迫离开家园,这更加深了以色列要夺取东耶路撒冷的决心。

以色列与约旦停火线之间的耶路撒冷无人区

可见由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一世建造的旧城城墙

图片 13

虽然西耶路撒冷此时还处在阿以对抗的最前线,环境十分危险,但一心想要控制整个耶路撒冷的以色列还是在1950年把首都由特拉维夫搬到了西耶路撒冷。以色列央行、总理府与主要电视台也陆续搬迁至此,摆出了积极进取的姿势。

图片 14

同时约旦方面也在东耶路撒冷“大兴土木”,采取报复性措施。

约旦政府不仅炸毁了东耶路撒冷的58座犹太会堂,将旧城犹太区的所有犹太居民驱逐出境,将他们房产转给来自西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难民使用。此外约旦还夷平了城北的阿塔劳特与内凡·雅各布的犹太村落,铲平了橄榄山上的犹太墓园,并将墓碑用来铺路和筑屋。

1965年,约旦国王侯赛因

驾机掠过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上空

图片 15

东耶路撒冷作为被约旦吞并的西岸的一部分,不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由于动荡的局势,许多阿拉伯商人与官员搬迁至约旦首都安曼继续工作,东耶路撒冷的人口数目也有所下滑,经济不再繁荣。

1951年,以约停火线前的标牌

上书希伯来文与阿拉伯文

意为:危险!前方边界,禁止通行

图片 16

为了扭转经济萎靡的颓势,约旦利用东耶路撒冷丰富的旅游资源,发展宗教旅游。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与基督教徒,都慕名前来参观。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使得东耶路撒冷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

耶路撒冷老城地图,东南角为圣殿山

犹太区、基督徒区、亚美尼亚区、

图片 17

此外,为了重构东耶路撒冷的政治地位,约旦于1960年宣布东耶路撒冷为约旦的第二首都。但是此举遭到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反对,同时也招致了以色列的仇恨。

相当于把第二首都建在了以色列脸上

图片 18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发动第三次中东战争,在短短六天之内便击败了阿拉伯国家联军,控制了整个约旦河西岸、戈兰高地与西奈半岛,包括旧城在内的东耶路撒冷也转由以色列管辖,东西耶路撒冷由此统一至今。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期间,

三位以色列国防军伞兵

在耶路撒冷老城哭墙下合影。

图片 19

“50年后,我也参与了耶路撒冷的‘解放’”

图片 20

以色列政府重建了旧城被摧毁的犹太区,并驱逐“鸠占鹊巢”的巴勒斯坦难民,引入犹太居民。为了给前往西墙的犹太人与游客更多的参观空间,以色列政府强拆了旧城五区之一的摩洛哥区,兴建了露天广场。

1967年,哭墙前的摩洛哥区正在被拆除

图片 21

在以色列的管理下,任何宗教信仰的各国公民都可进入与西耶路撒冷统一后的东耶路撒冷。伊斯兰教的圣地——圆顶清真寺与阿克萨清真寺继续由穆斯林管理,老城及东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居民也没有被驱逐。相反,这些异族人还逐渐获得了以色列公民身份。

以色列人还是不敢轻易抢过来的

图片 22

但以色列仅对东耶路撒冷具有实际管辖权,其对东耶路撒冷的主权宣称不被国际社会认可。国际社会只认可特拉维夫为以色列首都。

耶路撒冷更多是一个象征意义上的首都

图片 23

1967年7月4日的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253号决议,声明任何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行动都是无效的,但以色列不为所动。

1980年,以色列议会通过了耶路撒冷法案,将其作为以色列基本法的一部分。根据该法案,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恒、统一且不可分割的首都,由此以色列自行吞并了东耶路撒冷。

但国际社会同样不认可该法案,同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478号决议,宣布以色列议会通过的耶路撒冷法案无效,且违反国际法。

图片 24

1988年巴勒斯坦宣布建国后,宣称东耶路撒冷为其首都,但因与联合国的多条决议以及奥斯陆协议相违背,也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目前巴勒斯坦的行政中心,仍在耶路撒冷以北10公里的拉姆安拉(Rām ‘Allāh,或译为拉马拉)。

图片 25

由于以色列治理下的东耶路撒冷发展情况良好,不少当地的阿拉伯人都倾向于支持以色列。甚至有40%的东耶路撒冷阿拉伯人表示如果东耶路撒冷交由巴勒斯坦当局统治,他们会离开东耶路撒冷。

然而巴勒斯坦经常在东耶路撒冷进性破坏活动,试图推翻犹太人的统治。

为了给整个耶路撒冷提供安全稳定的环境,在经历两次巴勒斯坦人发动的大起义后,以色列政府决定兴建隔离墙,将东耶路撒冷与约旦河西岸其他地区彻底分割开来。以此防止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与恐怖分子渗透破坏。

2006年,耶路撒冷及其周边的卫星遥感图

蓝色为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红线为隔离墙

图片 26

虽然隔离墙巩固了以色列对东耶路撒冷的管辖权,但并不能将其对东耶路撒冷的主权宣称合法化。由于巴勒斯坦内部各政治派系的内斗,以及以色列政府内强硬派的持续执政,巴以和平进程已暂停多年,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也搁置至今。

东耶路撒冷,远处山脊上为隔离墙

图片 27

耶路撒冷虽小,却是犹太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圣城,是三大天启宗教信徒们的精神家园。正因其极为特殊的宗教地位,一直以来都是世界的焦点。

宗教包围中的金色耶路撒冷

图片 28

古有九次十字军东征,今有五次中东战争,代表三大宗教的各方势力在此互相攻伐,却忘了这座城市的名字本意为“和平之城”(耶路撒冷的希伯来文名为Yerushalayim,其中的S-L-M根母表达的意思在希伯来语与阿拉伯语中均为和平)。

这座“和平之城”被无数的国家宣布为首都,却给无数的国家带来无尽的战乱,可说是充满讽刺了。

图片 29

耶路撒冷悬而未决的地位争端不仅关乎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关乎阿拉伯民族与犹太民族,而且也是伊斯兰世界和代表犹太教的以色列之间的核心问题。

图片 30

以色列建国快70年了,但耶路撒冷问题反而越理越乱,结越打越死。恐怕在可预见的未来,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都不会得到解决,将一直是中东的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爆。

川普成功引爆了它,兑现了自己的竞选诺言,获得了美国犹太人社团与基督教福音派的支持,为自己拉来了可观的政治利益;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域外大国效仿川普,借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干涉巴以冲突——借他方之手以长本方势力,流他国之血以立本国功业。

可是“和平之城”耶路撒冷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是全人类的文明瑰宝,应是全人类的“首都”,而不应该被作为各方追逐自己利益的工具。理解这座圣城的前世今生,有助于我们作为人类的一份子,保护真正属于耶路撒冷的一切。

图片 31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耶路撒冷名字的由来,128个国家为它联合反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