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前四处打探消息,首个泄露巡视机密的部级

摘要: 黄兴国的问题真不小。在中纪委的通报中,有两个新提法引人注目:一是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二是封官许愿。中纪委机关报曾撰文指出,保密是纪律审查的生命线。黄兴国 黄兴国的问题真不小。  在中纪委的通报中,有两个新提法引人注目:一是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二是封官许愿。  中纪委机关报曾撰文指出,保密是纪律审查的生命线。纪律审查是纪委最重要的权力,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有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四处打听消息,利用各种手段“围猎”,妄图摆平纪检机关。  黄兴国是中央委员、中管干部,他打探消息,可能很多小伙伴不相信。中纪委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透露了一些玄机——  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罗凯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这个楼盘的幕后老板被称为“最牛开发商”: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赵晋。  值得关注的是,罗凯联系的地区正是天津。在天津,他为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该开发商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罗凯是一位纪检干部,论级别也不算太高。地方官员为什么会买他的帐呢?原因很简单,看中纪检干部手里的监督权,希望关键时候放一马。  从古到今,地方大员跟监察御史勾连,后果不堪设想。中央反腐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指向非常明确。  今日,中纪委还发布了一则通报。在通报中,中央巡视办副主任夏立忠指出,2016年,中央巡视组对天津、辽宁等地”回头看”,发现了王珉、黄兴国等一大批领导干部问题线索。  巡视工作保密性极高,决不允许有“内鬼”出现。即将在中纪委专题片中亮相的湖北省委原常委贺家铁,就因跑风漏气、泄露巡视工作秘密而受到处分。值得关注的是,贺家铁就巡视过天津。  中央巡视组第一次进驻天津时,就遭遇了武长顺的干扰。巡视组曾经跟武长顺斗智斗勇,不仅要提防被监听、监控而泄露信息,还要想方设法确保举报人的安全。  说到封官许愿,就不能不提到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作为天津市委原主要领导,黄兴国对此负有主要责任。如今,封官许愿的提法,更是坐实了这一问题。  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列举了党员干部无视党纪的“七个有之”现象,其中就有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一个市委代理书记,选人用人搞封官许愿,下面干部的风气能正么?为了进步,可不就得拼命的拉帮派、搞圈子,以求尽快进入“视野”。  黄兴国违反了四大纪律,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严重破坏了天津的政治生态。就仅从其打探消息和封官许愿的两个做法来看,性质恶劣、影响极坏,见微知著。

摘要: 后两次则是在2014年:2014年3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组长王明方、副组长贺家铁;2014年7月25日至9月24日,中央第四巡视组进驻西藏,组长叶冬松、副组长贺家铁。  原标题:四度任“钦差副手”,被处分的贺家铁到底干了啥?  今日,距离除夕只有2天时间。下午四点多,中纪委网站头条区放出“双响炮”。  头条是四川原省长魏宏,在自身存在严重违纪问题的情况下,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珍惜组织多次给予的教育挽救机会,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在组织谈话和书面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严重违反工作纪律,插手司法活动。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二条是湖北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贺家铁,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特别是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泄露巡视工作秘密;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用公款支付个人费用。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前有关魏宏的消息,经由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一次发布会上对外披露相关信息后,媒体进行了大量报道,包括政事儿也以《“反思”近一月,四川省长魏宏的问题有多严重?》进行报道。  而在公开报道中,有关贺家铁的信息,这是官方第一次对外披露。  与魏宏一样,贺家铁也“隐身”了很长时间,已近2个月没有露面。“政事儿”发现,近日召开的湖北全省组织部长会,是他缺席的最近一次“重要主场”。  作为“60后”省部级官员,贺家铁有地方纪检系统和中央组织部门的长期任职经历。十八大后,曾先后四次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分别巡视了重庆、云南、天津、西藏4个省份。  组织部门作为党内核心机构,是为官员“戴帽子”的单位。贺家铁既有组织部门的履职经历,又有多次“中央寻虎队”经历,这种双重的工作背景让他多了几分“明知故犯”的意味,也符合了习近平和王岐山多次强调要重点杜绝的“灯下黑”特点。  向谁泄露巡视工作秘密?  在中纪委通报的贺家铁所涉的一系列问题中,有一条有异于其他落马官员:“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泄露巡视工作秘密”。  十八大后,中央巡视制度采取了取消“铁帽子”、“一次一授权”等改革措施。“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贺家铁是十八大后首轮中央巡视的巡视副组长之一,调任湖北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之前,曾4次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  前两次都是在2013年:2013年5月29日至7月29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重庆,组长是徐光春,贺家铁任副组长;2013年10月30日至12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云南,贺家铁仍与徐光春搭档,担任副组长。  后两次则是在2014年:2014年3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组长王明方、副组长贺家铁;2014年7月25日至9月24日,中央第四巡视组进驻西藏,组长叶冬松、副组长贺家铁。  上述这4次中央巡视,也就是巡视重庆、云南、天津、西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这4次巡视,中央巡视组都发现了“打虎”线索。因此,中央巡视组离开后,当地都有“老虎”落马,包括谭栖伟、武长顺、张田欣、仇和、高劲松、乐大克等。  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黄树贤曾通报,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落马,系中央巡视组发现的线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白恩培于2014年8月29日接受调查,此时距离中央巡视组离开云南,相隔8个多月。白恩培被查前后,云南官场持续“地震”,到目前已有5名省部级官员落马。  在白恩培被查前,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于2014年3月9日被调查;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于2014年7月12日被免职,4天后又被断崖式降级。在其之后,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于2015年3月15日被查,张田欣的继任者、昆明原市委书记高劲松于2015年4月10日被查;今年1月29日,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从中央巡视组发现线索,到8个月后白恩培被查,以及白恩培官场“朋友圈”中陆续落马的张田欣、仇和、高劲松、曹建方,整个过程中,贺家铁是否曾经泄露过巡视工作秘密呢?目前,官方没有披露消息。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同样是中央巡视组发现的线索。中纪委官网和《中国纪检监察》都曾披露,巡视天津时,武长顺有干扰巡视工作的行为。巡视组曾经跟武长顺斗智斗勇,不仅要提防被监听、监控而泄露信息,还要想方设法确保举报人的安全。  据媒体报道,有一次,一名巡视组工作人员还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组长带了本书,其他工作人员都很担心,“这不是施压吗?!”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武长顺向巡视组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乐大克于中央巡视组结束巡视9个月后被查。通报乐大克的问题时,中纪委点明:乐大克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干扰、妨碍组织审查。  首个被处分的中央巡视组领导成员  中央巡视组被称为“反腐钦差”。此番,贺家铁创造了一个记录:具有中央巡视组领导班子成员工作经历的人员首次被处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这再度证明,纪检部门严打“灯下黑”的决心和力度。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早在2013年1月,反腐风暴还没有完全展开的中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就提出要解决“谁来监督纪委”问题。此后,随着反腐的逐步深入,习近平屡次强调,“打铁还需自身硬”、严防“灯下黑”。  在2014年1月的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提出:各级纪委要解决好“灯下黑”问题,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你们是查人家的,谁查你们?这个问题要探索解决。在2015年年初的中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要求纪检机关“清理好门户”。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也多次强调: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严打“灯下黑”。  仅2014年,中纪委查处的违纪违法纪检监察系统干部有1575人,其中厅局级34人、县处级229人,包括为人熟知的有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原副局级监察专员曹立新等。地方纪检系统官员也有多人落马,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山西省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杨森林,山西省监察厅原副厅长谢克敏等。  贺家铁的“正反两面”  1961年出生于湖南的贺家铁,曾在湖南有长达26年的工作经历,从乡镇干部拾级而上。先后任职湖南省纪委常委、秘书长,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等职。  34岁时,贺家铁就成为湖南省纪委常委,35岁时任职湖南省纪委秘书长。因为长时间的纪检监察系统的工作经历,贺家铁也被称为一个“老纪检人”。  2008年,贺家铁进京任职中组部干部监督局局长。“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加强组织部门干部监督工作若干意见》,全国各地调查处理的重点案件,特别是涉及中央管理及报中央备案的领导干部的案件,要及时将有关情况向中央组织部干部监督局报告。  十八大后,在多轮中央巡视中,贺家铁先后担任四个组的副组长。2014年8月,调任湖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补缺调任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楼阳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早在2006年任职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时,贺家铁曾向下属传授如何做好纪检监察干部:“正者师也,正人先正己,做到言传身教,润物细无声。”  在此次被处分的三个月前,贺家铁在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发表了题为《做践行“三严三实”的好干部》的文章,他在文中讲到:领导干部要守规矩。凡事都要拿规矩的尺子量一量,在规矩之内行事,做到对人对己对事都讲规矩、守规矩。而今天被处分的通告中,他恰好违反了这一点。  贺家铁在上述文章中称官员要以反面典型为镜鉴,清廉为官。并举例:邓颖超的工资级别,按规定可以定在行政五级,但周恩来坚持压低一级,最终定为六级标准,这种公而忘私的境界和修养,是我们终身学习的榜样。  然而,在今日中纪委的通报中,贺家铁“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用公款支付个人费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马俊茂  编辑:刘喆

摘要: 再出反腐大片!9月7日至11日,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将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专题片摄制组赴全国18个省区市,累计采访15名中央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及相关工作人员,20多名纪检监察干部。拍摄近20名因巡视发现问题 ...再出反腐大片!9月7日至11日,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将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专题片摄制组赴全国18个省区市,累计采访15名中央巡视组组长、副组长及相关工作人员,20多名纪检监察干部。拍摄近20名因巡视发现问题线索被查处的官员,王珉、黄兴国、王三运、苏树林、卢恩光、武长顺、虞海燕等现身说法,发人深省、令人警醒,凸显了巡视的利剑作用。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落马2个月的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也出现在专题片的镜头当中,被查后首次曝光。中纪委尚未公布对王的处理情况,但从专题片透露的细节来看:他的问题也是巡视中发现的。面对镜头,他忏悔说:“中央对我进行组织审查是完全正确的,自己落得如此下场绝非突然、而是必然,我心服口服、认错认罪……”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1月6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省委开展了巡视“回头看”。“回头看”刚刚结束,王的同事,甘肃省委原常委、兰州市委原书记虞海燕就落马了,此次他也在专题片中亮相。专题片透露:虞海燕把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往马桶里冲,把和老板们联络的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了黄河。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出镜的多名部级干部,在“双开”时,均被指有干扰巡视的行为。上文提到的虞海燕,被指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打探巡视信息;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黄兴国打探涉及本人的问题线索;福建原省长苏树林违反组织纪律,打探巡视消息,在2014年中央巡视组巡视中国石化时,他关注着巡视组的一举一动,千方百计打听。今年以来,越多来越多官员干扰巡视行为被披露出来,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巡视利剑作用的发挥,从中可见地方腐败官员对巡视的畏惧。中纪委刊物就披露,联系西北地区的中纪委干部明玉清通过执纪监督权谋利,有一些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甚至上门到他家里吃饭送礼。黄兴国拉拢的对象也被公开曝光,黄不仅向中纪委干部袁卫华套取自己的问题线索,还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此次,他亮相于专题片《巡视利剑》中。专题片中,还将有数位中央巡视组组长出镜,披露巡视从准备、出发、进驻、反馈等的全过程,介绍巡视组发现问题的各种“独门绝技”。查档案,查出“五假干部”卢恩光;下沉一级,发现王保安、杨振超、陈树隆的许多违纪违法行为;通过听兰州干部群众的声音,了解到甘肃省副省长虞海燕违规提拔干部的问题……除此之外,巡视组还通过个别谈话,召开座谈会,进行民主测评、问卷调查等方式开展工作、发现问题。巡视组在天津工作期间,为了提防武长顺,专门用仪器设备对会议室、宿舍全面扫描,看看有没有窃听器……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曾介绍过,自去年10月份以来,央视已播出了多部涉及反腐的专题片,首次披露了众多腐败分子的忏悔画面,引起了强烈反响。在八级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摄制组先后赴22个省(区、市),拍摄了40多个典型案例,苏荣、周本顺、李春城、谷春立、万庆良、杨卫泽、聂春玉、吕锡文等多位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的官员均在其中亮相。此外,郭伯雄、徐才厚两大军虎落马后的画面也在片中出现。今年中纪委全会前夕,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播出,魏健、朱明国、钟世坚、袁卫华、曹立新、金道铭、明玉清等10余位严重违纪违法的纪检监察干部在片中现身说法,剖析自己违纪违法行为和思想蜕变过程。而在不久前在央视播出的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中,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武长顺、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黄兴国、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等“五虎”的案件细节和忏悔录也先后曝光。腐败分子现身说法,最大的意义在于警示。我们在读懂细节的同时,更要引以为戒,自警自醒。

首个泄露巡视机密的部级高官 曾2年打下5只老虎

本以为,中纪委会在放假前一天放大招。万万没想到,又是出其不意。

贺家铁未公开露面已经多时。上月末、本月初,正是湖北“两会“,但无论是开幕和闭幕,主席台上都少了这位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身影,即使是会议期间的代表团讨论会,也不见他参与。

坊间议论纷纷,但却一直没有下文。然而,就在中纪委一口气通报10名中管干部断崖式降级没几天,同类通报再现,震撼力更足。

中纪委通报称贺家铁严重违纪,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厅级非领导职务。

为什么通报他更为震撼?因为他有特殊身份,这个身份不是现职务,而是巡视组长。

初入仕途时,贺家铁还只是湘西大山里的一位乡干部。1995年,他成为湖南省纪委常委,后又官至湖南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厅厅长。从此,他在纪检界一连干了近20年,占了他仕途生涯的三分之二。

贺家铁被公众熟知,也正是伴随着本轮反腐大幕的拉开。十八大后,贺家铁参与了2013年至2014年中央巡视组全部四轮巡视工作,担任4任副组长,分别巡视了重庆、云南、天津、西藏4个省份。

在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落马,有报道称,巡视组是在王立军的一份名单中发现了谭栖伟的违纪线索。

在云南,巡视组离开的半年多时间里,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相继落马。

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在天津,巡视组收到了大量关于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的举报材料,不久后武长顺落马,他也成为贺家铁两年巡视工作中交出的第五位省部级高官。有报道称,巡视组曾与武长顺斗智斗勇,不仅要提防被监听、监控而泄露信息,还要想方设法确保举报人的安全。

外界看来,贺家铁任职的这些巡视组战功赫赫。此后他从中央“空降”进入湖北省委常委班子,被外界视作获得重用。还是那句话,万万没想到,战功赫赫背后,他竟然上演“无间道”。中纪委通报称,贺家铁担任中央巡视组副组长期间,严重违反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泄露巡视工作秘密。贺也成为十八大以来,受处分的最高级别巡视官员,同时他也是被公开通报泄露巡视机密的最高级别官员,具有极强的典型意义,深度彰显了中纪委清理门户的决心!

看到这,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突然想起来老王对纪检队伍的一句告诫:有的人办案不行,‘抹案子’却很有办法;有的人在问题线索清理、处置和查办案件过程中,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工作纪律,擅做取舍、选择性办案,甚至胆大妄为,跑风漏气,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正所谓“正人先正己”,而更为重要的是,纪检队伍平时干的都是“拍蝇打虎”的事,他们站不稳,不仅影响办案的可靠度,更严重损害纪检和巡视部门的形象。

清理门户,中纪委一直在释放重磅信号,在此前的一次内部讲话中,王岐山曾花了20多分钟来谈查办李春城案时遇到的“内鬼”。 十八大后首个省部级官员大案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案,中纪委对其的调查长达一年多,当时曾“跑风漏气”。中纪委一名对口四川的官员,曾在四川住了近一周,全程由李春城和其秘书接待。这一事件东窗事发后,中纪委对该名干部作出了严肃处理。这个人,后来被证实是中纪委四室原主任魏健,还有媒体报道称,魏健不仅涉嫌向李春城“跑风漏气”,查办四川贪腐案期间还向跟四川官场牵连颇深的周永康通风报信。

贺家铁到底向谁透露了巡视机密,不好妄自臆断。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此人级别不低,因此影响恶劣!

这几年,习总每每在部署反腐工作时,都会多叮嘱几句纪检队伍: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提出要解决“谁来监督纪委”,三次全会上提出要解决好“灯下黑”问题,五次全会上要求纪检机关“清理好门户”,最近的六次全会上要求“保持队伍纯洁”。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打铁还需自身硬。贺家铁这块铁,硬到最后关头,软了!

嘿嘿,事发突然,本来还想说说反省思过的魏宏同志。简而言之,他反省得还不错,并没有像外界的传言那样被降为科级,看来组织上是给了他机会的。不过,他还是反省得晚了,组织上此前给了他这么多机会挽救他,他还扛着,看来他保守秘密的能力真是强,这与本来最严却泄密的贺家铁,完全是两种风格!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国际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落马前四处打探消息,首个泄露巡视机密的部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