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大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将择日宣判

郑金龙在法院前接受采访

郑金龙和律师步入法庭,后面是帮他拿材料的同乡

郑刚,祖籍鄂州,系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博士,响应学校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郑刚走进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在取精室意外发生猝死"。事发后,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楚天金报讯 文图/本报记者黄鹏程 通讯员洪法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 刘珊 陈博雷

昨日,对这一处理结果不满的郑刚父亲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向该校索赔各种费用共计400多万元。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去年2月12日,华中科技大学“博士”郑刚响应学校号召捐精,不料却在取精室外猝死。去年12月,他的父亲郑金龙将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和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告上法院,索赔400万元,此事引起了国内媒体的广泛关注。昨日上午,该案在洪山法院进行历时两个半小时的不公开审理,将择日公开宣判。

在34岁的华中科技大学在读硕士郑刚捐精不幸猝死一年半后,其父郑金龙起诉校方及同济医学院生殖中心索赔案昨日在洪山区法院第二次开庭。

没钱请律师 自带6包证据

审判情况

尽管此前法院声明不公开审理,法庭外还是围满了记者。相比6月份第一次开庭,郑金龙有了代理律师。与第一次开庭时被告为华中科技大学不同,此次郑金龙还将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和协和医院追加为第二、第三被告,追加郑刚之妻吴某为第三人。索赔的金额,依然是400万元。

昨日上午8时许,记者在洪山区法院门前见到郑金龙时,只见他背着一大包东西。沉重的包压得他有点驼背。包里全部是开庭用的名种书证材料,重约15公斤。

历时两个半小时 不公开审理

庭审历时近3小时才结束。庭外,原被告代理方均向记者阐述了各自的立场和理由。

盼开庭这一天,他盼了一年多。为了搜集证据,他数十次往返老河口、武汉和鄂州,饿了啃一口馒头,渴了喝一口自来水。他说,他已搜集了6大包证据。背上的包里有120多份证据,是当天开庭用的。

今年6月12日,该案在洪山法院以简易程序审理,郑金龙只将华中科技大学列为被告。因案情复杂,法官当庭中止审判,转入普通程序。昨日庭审中,郑金龙将同济医院生殖中心、协和医院追加为共同被告,郑刚的妻子吴琳成为本案第三人。

法庭将择日宣判。

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农民模样的人,身边放着5个大包。他说这两个人是他的乡亲,他特意从鄂州请来,帮他保管余下的5包证据。两名乡亲每天100元报酬,管吃管住。

刚开始时,郑金龙并没有请律师,他称:“400万的索赔额仅律师费就要36万元,我请不起。”为了打这场官司,郑金龙解释,自己已花了20多万元。为此,洪山司法局对郑金龙进行了司法援助,派出律师免费为其打官司。

庭审焦点一

记者有点好奇,这么大的官司为何不请律师?他叹息道,请不起。他算了一笔账,律师要按标的400多万提9%就是36万,另外还有其它费用。“等不到开庭就要花上60多万,而我一个月退休金才1000多元,怎么请得起?”

昨日上午,武汉乃至全国各大媒体都聚在洪山法院庭外等候。9时10分许,法庭正式开始审理此案。

猝死与捐精之间有无关联

不过,走进法庭前,他还是信心满满。他说,他证据充足,有信心为儿子的死讨个说法。

据悉,庭审现场,吴琳并未现身,也没有其代理律师出庭。庭审焦点集中在郑刚死因以及赔偿金额上。

郑刚猝死于2011年2月12日,第5次捐精过程中。此前的4次,他都平安无事。

边念起诉书边流泪

11时30分许,庭审结束,合议庭没有当庭宣判。据一名法官介绍,该案将择日公开宣判。

对于此前郑刚是在读博士的说法,华中科技大学表示,学生学籍证据显示,郑刚是2008级在读硕士研究生,不幸猝死时硕士研究生尚未毕业。

开庭后,旁听席上,只有郑刚的几位亲戚。

死因成谜

是什么原因导致通过体检的郑刚死在捐精室内,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原告方代理律师王艳梅认为,郑刚确实死在了捐精室内,是捐精致使郑刚死亡。

被告席上坐着两人,一位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法律顾问、专职律师,一位是校方代表。60多岁的郑金龙初中毕业。当法官请原告报出姓名、住址等信息时,郑金龙拿出身份证在面前晃了晃,却不知要如实回答。

为何没尸检成焦点

“捐精和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代理律师万利强说,因为事发后未进行尸检,所以至今无法准确查明郑刚猝死死因。他强调:“但按照一般的医学理论,可能是郑刚自身心脑血管方面存在隐患。”

一份错句病句连篇、仅有2000多字的起诉状,郑金龙却讲了一个小时。400多万的索赔金额,起诉书写成4000多万。在郑金龙念起诉书时,法官问他是不是把赔偿金额改了,他这才发现多写了一个零。

令外界关注的是,郑刚为何在捐精过程中会猝死呢?这也是昨日庭审的焦点。

郑金龙认为,他查看儿子遗体时,发现口腔、皮肤等部位有不正常表象,怀疑被人投毒。但万利强表示,警方排除他杀,院方曾要求尸检,却遭郑刚的妻子吴某反对。

郑刚,1977年出生,曾是郑家的骄傲。从三峡大学毕业后,在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7年,被晋升为“心脑外科主治医师”。2008年,郑刚自费到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外科学硕士,2010年3月15日硕士毕业,然后继续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郑金龙走出法院后说,“如果捐精能致人死亡,那全世界的男子都不用结婚。”他还说,郑刚的身体一向很好,并且从他随身带的包里找出证据,其中一份盖有“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公章及9名前同事签名的《证明》称,郑刚在该院工作期间,身体健康、无心脏病史。郑金龙还称,郑刚当年春节回老河口时,该院还对郑刚进行脑、心、肝、肾等免费体检,结果都很正常。没想到10天后,郑刚就猝死在校内,郑金龙认为不可思议。当他要求对郑刚进行尸检时,遭到了被告方拒绝。

庭审焦点二

在校期间,从全校两万研究生中脱颖而出,成为该校20名“优秀研究生标兵”中的一员。他还曾获得“优秀学生共产党员”称号,并多次在比赛中获奖。

为何医院没有对郑刚进行尸检呢?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法律顾问万利强称,“郑刚猝死之后 ,我们也希望能够对郑刚进行尸检,因为捐精死亡这在世界上是第一例,很有研究价值,但其家属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他还称,不同意尸检的是郑刚的妻子吴琳和郑刚的哥哥,“郑金龙当时在楼上,他的大儿子当时全权代表郑金龙。”

补偿协议后谁同意火化尸体

郑金龙在读起诉书时,不时放下起诉书,拿起桌上的一大包证据,讲述儿子的不幸和一家人的痛苦,讲着讲着,眼泪就哗哗流了出来。他用手把眼泪一抹,又继续讲了起来。

庭审之后

郑刚猝死次日,协和医院和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和其家属达成协议,出于人道主义补偿家属8.8万元,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协议书上,吴某以恳请协和医院解决其工作为由,放弃主张任何权利。当年2月14日,郑刚遗体未经尸检火化。

第五次捐精时出意外

双方均拒绝调解

对于这份补偿协议,郑金龙认为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并不具备法律上的赔偿效力。而被告方则表示,这是出于双方自愿达成的契约,具备法律效力。

父亲要求尸检遭拒

庭审的另一个焦点是三被告是不是有责任?

对于郑金龙的代理律师王艳梅所认为的“事情发生之后,校方强行把尸体火化,剥夺了郑刚家属对死因的知情权。”第二被告方、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的代理律师万利强表示,按我国法律要求,尸检应由家属同意并提出,学校和医院不可能强行火化郑刚的遗体。万利强表示,此事他一直全程参与,没有尸检的原因是家属不同意。

对于他抛开起诉书杂七杂八讲一气的做法,连旁听席上的亲戚听了都直摇头。法官却耐心地听着,一个小时内,只两次轻声提醒要讲与起诉有关的事实。

华中科大的代理律师何丹称,法庭已查明,生殖医学中心是独立法人资格,应独立承担责任,华中科大及协和医院并非适格的民事主体,不应承担责任。

而郑金龙则称,不做尸检,完全是被告方的意思。

2011年元旦,隶属华中科技大学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在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郑刚响应号召捐精。2011年2月12日上午11时,当他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5次捐精时,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从走进省人类精子库到死亡,前后只有一个多小时。

生殖医学中心法律顾问则称,生殖中心严格按照卫生部规定标准进行操作,不存在过错,也不应承当相应责任,并且在事情发生后,立即拨打了120和110。

庭审焦点三

儿子去世后,郑金龙曾多次要求尸检,但是均遭拒绝。

郑金龙的法律援助律师刘杰认为,即使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方存在过错,也应公平赔偿,之前的8.8万元只是一种人道捐赠。

学校是不是当事法人单位

对于郑金龙索赔400多万的诉讼请求,被告方代理律师只有简短的两句话,一是郑刚系自愿捐精,与校方毫无关系;二是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庭上,双方均拒绝调解。

郑金龙的代理律师王艳梅认为,生殖中心事先没有告知捐精风险,侵犯了郑刚的风险知情权。“其次,捐精过程中安保措施不到位。”她说,捐精室是一个封闭的房间,整个过程仅有郑刚一人在内,每隔一小时才有人敲门询问。当天郑刚取精时发生猝死,但直到一小时后才被人发现。

满头大汗仍未找齐证据

案件回顾

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代理律师万利强反驳:“整个过程生殖中心没有责任,在捐精前已和郑刚签订一份捐精知情同意书。”他介绍,生殖中心具有相应的资质,精子库按卫生部的要求操作,是很规范的。郑刚捐精前也经过体检,结果合格,事发后马上打120,还拨打110报警。郑刚被送往协和医院抢救后,警方也赶往调查,排除了他杀可能。

法官很有耐心

“博士”取精室外猝死

华中科技大学代理律师何丹认为,郑刚是自愿捐精的,其死亡非常不幸,学校也很沉痛。但其捐精的对象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是独立法人,学校不是当事的法人单位,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法官要求郑金龙举证时,首先要求他提交证据目录。他却在桌上一堆材料中,找了十多分钟。尽管法庭有空调,他却满头是汗。证据目录终于找到了,标明共有100多种证据。法院要求郑金龙一一找出来,交给被告方质证。

郑刚1977年出生于鄂州市郑家湾,是郑家的骄傲。郑刚从三峡大学毕业后,在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7年,被晋升为“心脑外科主治医师”。2008年,郑刚自费到华中科大攻读外科学硕士。此前媒体曾报道郑刚是在读博士,但据同济医学院方面介绍,郑刚事发时仍是硕士在读。

王艳梅则认为:“即使最后法院认定被告方没有责任,根据侵权责任法,被告也应根据公平责任补偿原告损失。”

从10点20分开始,郑金龙翻来覆去地找证据,他边找边哭。法官发现实在一时难以找全,只得休庭,让他有时间找全,再继续开庭。记者看到,郑一页页地翻着,边找边拍头。每找到一份证据后再找另一份证据,他又得把桌上的材料翻一遍。桌上越翻越乱。一名陪审员看不过去,走下审判席,告诉他如何编号如何找,还提醒把“乱七八糟,毫不相干”的东西放在一边。

去年2月12日,郑刚响应华中科大号召,走进隶属于生殖医学中心的湖北省精子库,这是他第五次捐精。捐精过程中,郑刚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

到了11时40分,证据还只找到几份。审判员与原告和被告协商后,宣布择日重新开庭,再次提醒郑金龙把证据找齐。同时,还提醒下次开庭时,一定要找一个懂法律的人帮他。

郑刚死亡后,其家属曾与校方签订了一个协议书。记者在这份协议书上看到,签字方是校方与郑刚的父母及郑妻吴琳,日期是郑刚死亡的第二天,内容是校方人道主义补偿郑金龙夫妇8.8万元,并免去吴琳在华科大读博期间的费用2万元和为其安排工作。

“一条命不如一头牛?”

王桂荣是郑刚的舅妈,也出现在旁听席上。她不停地叹息道,这么优秀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她说,郑刚身高1米78,重约80多公斤,人高马大,又是在读博士,“学校多次动员他去捐精”。2011年正月初四,郑刚还到她家拜年,没想到几天后就死了。

郑刚妻子吴某也在华中科技大学读博士,两人没有生育儿女。

“郑刚出事后,校方与郑妻谈了4个小时,然后让郑刚的父亲签字同意火化。在吴某同意火化后,校方称如果郑父不签字同样可以火化。无奈,郑父只得签字同意火化。”王桂荣说。这一说法得到郑金龙的证实。

盖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公章的协议书,是校方与郑刚父母及郑妻吴某签的,日期是郑刚死亡的第二天。

协议书称,“郑刚系自愿捐精,在取精室意外发生猝死”,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同时减免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王桂荣说,协议第五条还约定校方考虑解决吴某的工作问题。

郑金龙说,农村一头黄牛也要卖个10万。一个博士命只值8.8万元?还不如一头牛?

捐精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郑金龙称,儿子健壮如牛,捐精前曾经过体检。是不是在捐精过程中出现问题?否则怎么可能死亡呢?

郑刚的导师林教授曾老泪横流地拉着郑金龙的手讲: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当他听说郑刚出事,不管从什么角度都不信。他说,他在国外工作多年,捐精在国外已有百年历史,没见过一例捐精而死人的报道;在中国,捐精机构22家,此前也无一人死亡;郑刚身体很好,跟他三年,从来没生过病。

郑金龙的话,也得到了郑刚在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同事的证实。一份盖有“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公章及9名前同事签名的《证明》称,郑刚在该院工作期间,身体健康、无心脏病史。郑刚春节回老河口时,该院为了表示感谢,还对郑刚进行脑、心、肝、肾等免费体检,结果都很正常。没想到10天后,郑刚就猝死在校内,他们认为不可思议。

宣传单称捐精

有利健康

郑金龙向法院提交的一份证据是《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宣传册。郑金龙说,校方对他要求的一切证据,一个字也不提供。这个证据,是他历尽千辛万苦才拿到的。

宣传册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是经批准的省内唯一的一家人类精子库,隶属华中科技大学,位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内。捐精是“社会公益事业”,“欢迎广大同学前来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

宣传册特别强调,适时的排精,不仅对身体没有伤害,而且有利身体健康。

记者拨通宣传册上的电话,一名李姓先生称,捐精对身体没有伤害。当记者提到郑刚死亡事件时,他说知道。但又称他已离开湖北省人类精子库,不方便多谈。

郑金龙说,儿子捐精前,已做过体检,证明身体健康,不然不会让他第五次捐精。

捐精志愿者95%是在校生

作为我省唯一一家精子库,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前不久获批正式运行。

精子库工作人员介绍,捐精志愿者要出示学历和身份证明等,且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精子库试运行一年多,共有1100多名志愿者前来登记检查,其中95%都是在校大学生,同济医学院本校的学生最多。

“捐精志愿者除了要求学历大专、身高1.65米以上、无色盲等遗传疾病外,还要通过艾滋病、性病等20多项微生物检查,真正通过筛选的只有20%左右,仅254人。”工作人员介绍。

精子库包括体检室、取精室、层流实验室、精子储存室和资料室等。四个取精室大同小异,每间10来个平方米。一台电脑、一个洗脸池和一个躺式沙发。

“目前志愿者都是通过自慰法来捐精,我们只提供一些照片辅助他们捐精。”工作人员说。

据介绍,捐精一次有200—300元补贴,完成捐精全部过程有补贴3000—4000元。

图片 1

捐精协议

图片 2

昨日,郑刚的父亲郑金龙抱着一包证据进法院。

本文由乐白家手机客户端发布于社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华中科大医学博士校内捐精猝死,将择日宣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